吃吃喝喝看看戏,逛逛拍拍不亦乐乎

看戏随笔||花一更,月一更,十五年来几番新|由粤剧《花月影》的思考

7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六,首部将粤剧与网游跨界结合的作品《决战天策府》在东方卫视的戏曲真人秀节目《喝彩中华》中亮相,继2014年的首次亮相后再度获得热烈关注,无数较少接触传统戏曲的年轻人不吝给予赞美,在该网游官方以及新媒体的推波助澜下,短短两天时间内微博转发已突破5000条,而关于戏曲传承与创新之争也再次引发热议。


这种场面似曾相识。

十五年前,有一部在内容和形式上都作出重大革新、被称为“社会转型期代表作”的粤剧横空出世,那就是《花月影》。尽管当年网络远不如现在发达,在它诞生之初,却也曾饱受“不是粤剧”的大量批评、曾引发各路口诛笔伐,但也曾吸引大批高学历年轻粉丝走进剧场、得到专家的称赞,...

看戏随笔||安知天上非人间|一个有点“另类”的《白蛇传》

我有一个习惯,看传统戏经典戏喜欢一路追溯考究一个“原初版本”,然后再由此衍生,看这部戏发展到现在是如何演变的……但粤剧《白蛇传》也许是最令我感觉困惑的一部戏,因为如果在优酷上搜索“粤剧白蛇传”(再加上现场观看的各版),就会惊讶地发现:这些《白蛇传》几乎每部都完全不一样!

所谓的“不一样”是指剧本——当然,既然是《白蛇传》自然都有白蛇青蛇许仙法海,都不外由游湖、惊变、盗草、水斗、断桥这几个经典桥段构成——可要如何讲这个故事、个中的细节衔接表述就千差万别了,仅具备以上要素而剧本完全不同的《白蛇传》,就我看过的就已有四、五种之多。


前些时间在江南大戏院由广州粤剧团演出的《白蛇传》,可算是这些...

看戏随笔||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引言


英雄是一种情结。


都说粤剧里才子佳人大行其道,然而英雄情结同样令人割舍不下。


虽千万人吾往矣,


英雄,往往又带有一份悲壮。


和光辉灿烂、大杀三方比起来,英雄的悲剧性由来更受戏剧家钟爱。这倒不能说是戏剧家们跟英雄有仇,而是将美好毁碎的悲剧向来更能打动人心——当然,都是悲剧,呈现得好与不好,就各看修行了。


  • 飞虎黄门世代忠良将

《黄飞虎反五关》是一部传统小武戏。


前辈艺人白玉堂演出此戏时,以精湛的南派武功著称。传说他为塑造黄飞虎的勇武形象,不但运用叠罗汉技巧,起单脚凌空踏在叠起的多名“五军虎”身上、满腔满调地边做边唱,还特意到打铁铺...

看戏随笔||春风吹落花,飘零惜流红|闲聊《碧海狂僧》

《碧海狂僧》是粤剧名伶何非凡的代表作,自上世纪五十年代诞生即成为经典,除了因为曲文优美典雅、感情曲折深挚之外,这一个充满人性冲突、伦理矛盾的故事同样感人至深。只是这么一个故事,若用现代眼光去看未免有可争议处,毕竟它的某些情节、传达的某些观念,对于现代人来说并不是很令人接受。

《碧海狂僧》还有一个别称,“二八娇妻一岁郎”——这个颇具喜剧感、似乎在指向老少配反差萌的剧名,任谁也想不到最后竟是个无可挽回的悲剧。

剧中女主角叶飘红父母双亡,投靠父亲的义弟。义叔夫妇老来得子小鹏,却身罹重病将要夭亡。病急乱投医的义婶以伍叶两家曾经指腹为婚,强迫十六岁的少女飘红嫁给只得一岁的伍小鹏冲喜。故事至此,实...

看戏随笔||白蛇的新装

曾经看过一个故事:

上世纪20年代,欧洲女士以戴上夸张华丽的大帽子为时尚,但这时尚却对刚刚兴起的有声电影院造成困扰,因为大帽子会阻挡后排观众的视线。影院经理规劝无效,又不好强行阻止,于是想出一个办法,每部电影开始之前打出一行小字:“请各位观众摘下礼帽观看,年老者可照顾不摘。”此法立竿见影,所有女士马上都摘下了帽子。


新编粤剧《白蛇传·情》还是在争议声中上演了,尽管这争议声随着两年来的不断演出,奇妙地逐渐小了下去,以至于这次梅花奖竞演之后几乎完全一片颂扬之声,仿佛“四海升平无恶浪,五湖安静没罡风”。

2014年我第一次看《白蛇传·情》这部戏,同时...

看戏随笔||教科书式粤剧——想说爱你不容易

前段时间去看了国家非遗项目粤剧传统戏《虎将马超》的重排演出。

两年前我曾看过这部戏的首演,记得彼时对省一团一众青年演员的落力演出印象不错,饰演马超的黄春强在剧中挑战了做功和唱功,有颇不俗的表现。于是在看完广州首演后又追去香港再刷了一遍,之后长达两年再没看过这部戏(似乎也再不曾演过)。这次重排听说是大改升级版,我带着几许期待、几许陌生的熟悉感进场,结果开锣一个小时了,看得精神涣散、昏昏欲睡。到战冀州时当即抖擞精神,仿佛垂死病中惊坐起;战冀州一过,又困得找不着东南西北了。

看得无聊,首先还是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其实我自问看戏还是比较认真专注的,毕竟在学校读过七年哲学,对艰涩沉闷的抗耐性非常高。饶...

看戏随笔‖搬取今月照古尘|浅析《新搜书院》

4月10日,由三位红派弟子(苏春梅、欧凯明、黎骏声)主演、备受关注的古装粤剧《新搜书院》在东莞影剧院首演。《新搜书院》“新”在何处?这个疑问促使笔者追戏到东莞,迫切要揭开这神秘的面纱。


由来经典改编或续作都是一桩难事,甚至可以说吃力不讨好。

一来是观众心目中对经典已成定见,要求标准既高,也有条框所限;二来珠玉在前,能成为经典必已证明经得起时间考验,在此基础上要来别出“新”裁,要不就狗尾续貂,要不就画虎不成反类犬。就算这次的三位主演都曾受过红线女亲自教导——一个是红腔传人,一个已饰演谢宝多年,一个当年学习饰演张逸民时细抠到每个动作每句台词——并且班底还是红线女一手创立的红豆粤...

【看戏随笔】香花山大贺寿||一剂暌违60年的江湖大力丸

什么叫传统例戏?我们可以定义为,凡庆典、酬神、祈福而循例演出的仪式性的剧目均为传统例戏。粤剧戏班每到一个新的演出点,在演出正本戏之前,例必先演一些为酬神、敬神、祈福、纳吉的吉庆戏。这些戏的内容没有复杂的情节和激烈的矛盾冲突,只是重在表现仪式性的过程。《香花山大贺寿》正是超过百年、甚有影响力的、广府地区重要节庆必演的粤剧传统例戏。其表演程式、唱念做打、锣鼓音乐非常独特,内涵丰富,蕴含大量有着鲜明广府特色技艺,是珍贵岭南文化遗产,极具挖掘、研究、保护、传承价值。

传统例戏,是一种礼仪色彩浓烈、表现手法独特的戏剧样式,只有大致故事,却无矛盾冲突,情节和唱白也很简单,更多是热闹场面的铺排和表演技巧的...

一夕恩深记紫钗||粤剧《紫钗记》

《紫钗记》是明代剧作家汤显祖根据唐代蒋防《霍小玉传》改编的经典剧目,被誉为“临川四梦”的“第一梦”。上世纪50年代由著名编剧家唐涤生剪辑重编为粤剧版,一曲《剑合钗圆》脍炙人口,李益与霍小玉一段缘于紫钗的浪漫爱情故事亦传播千秋。

——霍小玉是“情深不寿”的其中一个代表。

如果说《苦凤莺怜》讲的是“仗义每多屠狗辈”,那作为《紫钗记》本事的《霍小玉传》讲的就是“负心皆是读书人”。读书人一旦中举为官便抛弃糟糠妻的现象在唐宋年间十分普遍,所以这时候诞生了许多讽刺见利忘义负心汉的文学作品。

读书人以学识求仕进,女子以夫婿求荣达——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实现人生价值,先...

丁酉年农历新年,我跟随广州粤剧团到化州展开六天五场的春班之旅。第五场——也是我化州之旅跟的最后一场,来到杨梅镇的莲花园村。

这一场的观演和其他几场不同,不同之处在于我观演的位置。

开场前有好心的剧团成员带我来到位于台侧的二楼走廊。乡村兼作文艺演出的礼堂多数都具有这种结构,城市剧场里却很少有,主要方便悬挂舞台设备。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的世界。

当晚演出的是传统粤剧《八宝公主》,由黎骏声和崔玉梅主演。这部戏之前曾在剧场看过两次,对故事和唱词都还算比较熟悉;但当站在这样一个视角观看时,就会产生全然迥异的感受。

往时作为台下的观众,演员在背后的布景中演戏,表情动作面对台下观众,与台下构成...

© 白云山包子店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