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喝喝看看戏,逛逛拍拍不亦乐乎

秋班掠影——寒来暑往不知年。

春班之后,继续跟了几场秋班。这次秋班的地点不是特别远,就在广州的周边城市,一两个小时内的车程,于是每天演出完,跟着剧团的大巴,乘着夜色当晚来回,体会着他们的辛苦,和不易。

春秋班都是下乡演出,条件自然要比城市里专业规格的剧场差得多。露天舞台,露天化妆,春节时还不觉得如何,到了夜间温度依然突破30°的广东“秋天”,就真的吃不消——我一身轻松尚且觉得难熬,遑论他们化着厚重的妆容、穿戴着繁复的衣饰、进行着高强度的表演……舞台上就有演员中暑晕倒了,而据他们所说,这种事情实际上时有发生。舞台上的对手演员机敏地接下未完的戏份,提场指挥关幕,对观众声称设备故障休息十五分钟,晕倒的演员只是松开头带缓一口气,自觉无大碍便又重新妆扮,坚持演完了余下的两个小时——台下浑然未觉有何异样,只觉精彩依旧。

有时会觉得心疼,这样精致美好的艺术,合该在环境更舒适的地方供它尽情发挥展现,实现更高的价值……但戏曲本自民间来,尤其是地方戏,乡村本就是滋养它成长的沃土。在城市里并不会有这样千余人一起看戏的盛景,也不会有这么多人真心地热爱着戏。

台上的主角已经不复年轻,在台下时也会流露疲态与倦意,可是就和其他年轻的戏曲人一样,他们本可以拥有更优渥的生活、有更光鲜耀眼的出路,但如今他们依然在这里。

不是传统刻意选择陈旧,而是有一些东西,还是值得去坚持。

评论
热度(8)

© 白云山包子店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