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喝喝看看戏,逛逛拍拍不亦乐乎

【李七】李大熊观察日记(07)

(07)

最近武林出了一桩大事。

——血眼龙王萧沙逃出了少林达摩洞。

说到这个萧沙,那真是个少点江湖资历都不认识的狠角色。盖因他老人家成名于数十年前,成名的原因不在别个,就是嗜杀,兴致来了无缘无故能把整座城杀成死城。江湖流传恶人谷雪魔王遗风一夜屠尽自贡城,实际上罪魁祸首却是萧沙。这至少说明两件事:第一,萧沙武功极高;第二,他的性情极为残忍暴戾。最后若不是被少林寺老方丈渡如以一招“千手如来掌”打败、囚禁于不见天日的达摩洞,这魔头还不知要祸害多久。

过了数十年,如今竟又传出萧沙逃脱枷锁、重现武林的消息……这江湖啊,又要多事了……


西湖边上的酒肆今日里聚集许多江湖豪客,个个都在谈论血眼龙王重现的事情,说得口沫横飞,这不大的一间酒肆顿时人声喧沸。

小七把酒杯拈在指尖,仰起脖子、姿势十分豪迈地一饮而尽,脸上却露出明显不耐烦的神色。

“你特意约我来此,就为了听这种过期八卦?”

其实早在萧沙脱出当天,少林便传书把这消息通报各大派,希望各派能联手追捕萧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唐门虽不属少林通报之列,但小七相信,以他们广布武林的情报网,得到消息的时间总不会比她还晚才对。


坐在她对面、覆着面罩的黑衣男子把头上的斗笠压得更低一些,于是就连眼神都被斗笠上的黑纱遮盖起来了。

“我原以为,七姑娘对此应该不感兴趣。”

“我是不感兴趣……”

小七小声嘟囔。她向来就对所谓的国家大事、武林大局兴趣缺缺——这些事自有有能力、有责任者去操烦,比如她们秀坊的掌门师姐,还有那个李承恩之流。她是独来独往的燕小七,只要不伤及她的身边人,不管是萧沙还是血眼龙王,跟她有什么相干?她虽行侠仗义,但并无心当武林正义的守护者。何况这萧沙不是已经落入那个聚贤山庄庄主王照南手中么?之前还广发英雄帖到聚贤山庄开屠龙大会,想来血眼龙王这个祸患很快就能清除了……


“七姑娘,此事有诈。”

唐无影的一句话,蓦然吸引了小七的全部注意力。

“各大派都有收到聚贤山庄的请帖,然而江湖上却还只有流传血眼龙王在逃的消息……你,难道不觉得蹊跷么?”

——是了……刚才那些人都只提到萧沙在逃,根本不曾说到聚贤山庄屠龙大会一事。

这聚贤山庄一边组织屠龙大会邀请各派掌门,一边却在江湖封锁消息使人心惶惶……这用意到底是……


“七姑娘,听唐某一言。”

唐无影一贯没有波澜的声音一时变得十分凝重。

“屠龙大会,去不得。”

小七神色一凛,忽然霍地站起身。

——掌门师姐,已经启程去了巴蜀!


唐无影的推测无误,就在小七追赶叶芷青的路上,她就收到包括七秀坊在内,中原五大派掌门在屠龙大会上遭暗算、被掳至南疆的消息。

最快作出反应的是天策府。李承恩亲自带领曹雪阳、皇甫少华两位将军追查线索来到融天岭,集结天策将士与少林、藏剑、纯阳、万花、七秀五大门派遣派的援军组成轩辕社,营救被掳的五位掌门和参加屠龙大会的各派侠士。

天策府向来较少干涉武林事,这次会如此反应积极且行事高调实属罕见,叫人联想到十年前朝廷颁布《破立令》,天策府以雷霆之势,在光明寺大破如日中天的明教,此后江湖中无人敢轻视这支来自大唐官方的武装力量。

这次天策府会以府主的名义出面介入,并不只是天策与少林等各派交情不浅的缘故。据天策探子回报,此次屠龙大会乃是南诏一手策划的阴谋。南诏不但阴谋救出萧沙,还与天一教联手,盗走有关大唐兵力布置的《山河社稷图》。南诏国自新王登基,连年招兵买马,不时骚扰边境,试探唐王朝的底线,不臣之心愈发昭然。这次挟持各派掌门,定是想着各派必会派人前来营救,我在明,敌在暗,南诏恐怕已经张开罗网,等待中原武林人士前去送死……这条计策,也太狠毒了。


李承恩蹙起眉头,把眼前的沙盘按照探子回报的消息重新推演过之后,不觉陷入沉思。

这次南诏并未派出正规军队,或者说,没有用正规军队的身份,将这次事件套上江湖纷争的外衣,意在消灭中原武林的有生力量。正因为如此,如果唐军出兵,反而让南诏有了开战的口实。

这也是李承恩组建轩辕社的原因。江湖人大多争强好胜,不听从号令,如果各大派都各自为政,很容易就会中了南诏的圈套,被他们各个击破。只有天策府掌握主动,以训练有素的天策军士作为轩辕社的骨干,才能迅速有效集中各派力量,令行禁止,防止南诏浑水摸鱼、让《山河社稷图》落在有心人手中。


但如此一来也有个弊端。

轩辕社力量虽集中,然而目标大而明确,倒是便于敌方有针对性地进行防范。融天岭地情复杂,千沟万壑,其中羊首、伏牛诸山地形险要,皆易守难攻。南诏笼络当地部落,据山为寨,寨寨呼应,有数十个之多,众掌门侠士的藏身地都不知从何找起。

这几天也陆续把一些屠龙大会上被俘的中原武林侠士解救出来,根据他们提供的情报,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各掌门被南诏严加看守,尚未离开融天岭。

无论如何,一定要在各掌门被转移出融天岭之前将他们解救出来,否则一旦入了南诏国境,便愈发大海捞针了……


李承恩正潜心思索下一步的行动方略,忽然觉得眼皮狂跳,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

“七姑娘,你现在不能进去……”

“你们大统领呢?我要见他!”

果不其然……最不听话、他最无法应付的某位终于还是出现了……

不多时,李承恩抬头就看见小七风风火火地闯进营帐,身后还跟着几个七秀弟子,没记错的话好像是叫鹿无双和秦采青。

“我听说,你不让秀坊的姐妹上阵,命令她们只能留在后方?”

小七双手往桌面用力一拍,桌上笔墨纸砚等物都不禁随之一跳。她随同七秀弟子来到融天岭已经两日,包括她在内其他七秀姑娘都被安排西北营地照顾伤员,没有任何作战任务。

当然她并非轻视照顾伤员这项工作,七秀坊中都是女子,自然也是比男性更细心体贴、更擅长照顾他人;但令她气愤的是,除此之外,轩辕社那边连一点点前方进展消息都没有告诉她,只说是李将军命令,七秀坊众弟子只管留在后营,其他事不必过问云云。这几日来慢说去解救各派掌门,就连叶芷青是死是活,她都不知道!秀坊众姐妹中,除了年岁相近的高绛婷,就数掌门师姐与她最为亲近。若然师姐少了一根毫毛,她定要唯李承恩是问!


“是,这有何不对?”

李承恩皱眉,他对小七这种对自己气愤难当的态度感到莫名其妙。

“让她们上阵,是能做些什么?”

李承恩这是实话实说。七秀坊里都是姑娘,而且不比其他门派,平日基本都在坊中,阅历和实战经验都少,大多武功平平,心思又太天真,前些日子才有一个七秀弟子因为误信了南诏的人而不幸身亡……这叫他怎样还敢放她们上前线犯险?让她们在后方是照顾她们,他便是不懂小七的火气到底从何而来。


小七怒意更盛,凌厉的眼神直接对上李承恩的双眼:

“然则你这是轻视女子了?”

这指责就更奇怪了……这次七秀领军者是秀坊第一高手萧白胭,已经被他派往黑龙沼察看情况,所谓“轻视女子”这话到底从何说起?至于小七……他也是刚才才知道她来了融天岭的好吗!

李承恩问心无愧,却也不惧小七,当下就回道:

“非也,是女子就不该上战场。”


此话一出,小七身后的鹿无双忍不住叫了起来:

“什么叫‘女子不该上战场’,难道上阵打仗就只有你们男子有能耐?古往今来有多少巾帼英雄,秀坊姑娘可也不是好欺负的,我们小七姐姐的剑法你领教过没有!”

“……”

李承恩强忍住要拍案而起的冲动。他一直在心平气和地说理,但现在也不觉有些恼了。战阵乃凶险之地,性命不由自主,如果可以的话,谁不愿意安稳舒服地待在家中?可偏就有人这般不识好人心……

论武功也许他确实比不过小七,但论起行军布阵之道、统观全局之理,还轮不到旁人对他指手画脚。

“既然加入轩辕社,听从指挥调度是最基本的要求。如果不想听,请自行离开,李某决不拦阻!”


小七捏紧了拳头,好半天都一言不发;忽然,却是一转身,大步往门外走。

“站住,”李承恩叫住她:“你要去哪里?”

“我燕小七既不属于七秀坊,也不曾加入轩辕社……要去何方,不用跟你报备吧,李、将、军!”

小七把“李将军”三字咬得特别重,就像是从齿缝间迸发出来似的,然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营帐。鹿无双她们几个朝李承恩“哼”一声,也跟着小七走了。


没了那几个姑娘的声音,偌大个营帐顿时就寂静起来。

“唉……”

头脑冷静了一些之后,李承恩回想起刚才的事情,不觉摇头叹了一声气。

也怪他一听鹿无双拿小七的武功来压他瞬间就神经断条——其实鹿无双应该是无心……说到底还是他的涵养不够,那些话说得太过了,只是一言既出,就没有追回的道理……李承恩觉得头很痛,时至今日他还是拿小七一点办法都没有。


“嗯……将军?”

听见身边探问的声音,李承恩才想起营帐里还有自己的部属皇甫少华在。

“抱歉,让你看笑话了。”

不管如何,自己身为三军统帅,却跟几个小姑娘过不去,这场面确实不大好看。

“啊,将军不用介意,属下懂的。”

“……你懂?”李承恩反而疑惑起来。

皇甫少华用力点了点头。前些年他随父亲皇甫惟明北征在外,所以关于七秀坊的七姑娘住在天策府时的种种事迹也都是后来听人传说而已。听说那位七姑娘很是好胆魄,横剑怒目堵在秦王殿门口向他们大统领逼婚,堵得大统领都不敢出门跟她见面。他当初听到时还怀疑真实性,现在亲眼见到这七姑娘居然敢当众跟大统领拍桌子,对于传言已经信服了一大半——就算不至于真是谈婚论嫁,看他们二人就知道关系肯定不一般嘛~


“七姑娘是明事理的人,应该很快就会原谅将军啦~”

“呃,真的?”

“嗯!”

李承恩半信半疑,虽然觉得皇甫少华的口气出奇地活泼,态度出奇地热情,但也只当他难得见到这许多姑娘所以心情太兴奋之故。

而皇甫少华却在心下感慨,大统领文武双全、用兵如神,然而想不到在儿女之情上却颇为迟钝……以后少不得要助七姑娘一臂之力才好。

——幸亏他没有把自己的这番想法说出口,否则李承恩没准会当场喷血给他看。


第二天清早,天还没亮,“哐哐哐”的砸门声就响彻整个天策营地。

“李承恩呢?李承恩你出来!”

皇甫少华出来一看,发现是怒气冲冲的鹿无双。

“鹿姑娘你有什么事?大统领现在不在,你有事跟我说就好……”

鹿无双一咬牙,把手上的信纸狠狠摔到皇甫少华身上:

“全怪那个李承恩,说什么女子不该上战场……这不是轻蔑我们七秀弟子吗!小七姐姐气不过,她……她……”

“七姑娘怎么了?”皇甫少华一时也觉得紧张。

“她昨晚留下书信,说要一个人去救叶姐姐!”

评论
热度(11)

© 白云山包子店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