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喝喝看看戏,逛逛拍拍不亦乐乎

【李七】李大熊观察日记(08)

(08)

融天岭散居着很多不同的部族,因为融天岭山岩灼热,难以种植作物,所以这些部族大多以狩猎畜牧为生,也把这里连绵起伏的众多山峦山沟以动物的特征来命名。

——比如这羊首山。

就以其形似羊头而得名,有座南诏营寨恰好位于羊角的位置,于是名为羊角寨。

小七潜伏在寨门的背后,今夜清辉朗月,月光洒落寨门,正好完美地把她隐蔽在阴影当中。寨门外的卫兵分作两班来回巡视,身上装备都十分精良,并非其他营寨由部落民兵杂凑而成的队伍可比。

小七趁着两队卫兵分开两头的刹那空档,足尖一点轻身跃出,借着兵器架遮挡哨塔卫兵视线,轻灵地绕过鹿角,然后悄悄隐到一间茅屋后面。


——守备还真是森严得很。

小七心里想。不过,这也从反方面印证,众掌门很可能就被关押在此,就不知具体是在哪一间……

轩辕社不肯对她透露情况,众掌门有可能在羊角寨的消息还是她向一个刚被解救回来的藏剑弟子口中打探出来的——至于是如何“打探”,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只是她在茅屋后面留心观察着南诏兵的动向,除了中军营帐,并未发现有什么地方守卫比其他地方更多……她小心避过南诏岗哨,一间间营帐查看过去,发现除了粮草军械,并没有监禁着人,难道她得到的消息竟是错的吗?还是众掌门已经又被转移了……


小七脚跟一旋准备离开,忽然感觉到暗中有视线窥察着自己。她连忙用极快的身法往旁边一闪,跟踪目标失去,黑影中撞出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南诏兵,他尚在东张西望,留情剑森冷的剑刃已经抵上他的咽喉。

小七嘴里冷哼一声,她还正想抓个人来问问明白,现在正好省了她的事。

“慢——”那个南诏兵忽然开口,声音纵是刻意压低,但依然很是熟悉:“是我。”


只见那南诏兵把脸上胡子撕下——居然是假胡子。

小七借着月色终于看清南诏兵胡子底下的样貌,不由得就有点生气:

“谁要你跟来!”

“你一个人,太危险了。”

李承恩把胡子又重新贴上。今早他一听说小七私自留书离开,马上就问过了所有小七昨晚曾经接触过的人——当然包括那个藏剑弟子——推测她十之八九是来了这羊角寨。

“有你跟着我才比较危险……”

小七向天翻了个白眼,她一个人行走江湖惯了,独来独往,没有负担也方便行事;他李承恩一个三军主帅,居然也乔装改扮一个人跑出来……燕小七的生死自己承担,可这李承恩万一出了什么岔子,她小七岂不是要被唾沫星子淹死?


这时羊角寨前头忽然人声喧腾起来,火焰的光影霎时烧红了半边天。

“粮库失火啦!”

“有奸细!快搜!”

李承恩马上跟小七交换了一下眼色:

“此地不宜久留。”

“分头走!”

于是两人分道,各寻路径突围。

小七此时也不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迹,拾起火把一路茅屋草垛燃点过去,让这营寨乱上加乱。更兼一双留情在手,把试图拦阻的南诏兵尽情砍杀,那些南诏兵重甲在身步履缓慢,连她半片衣角都摸不到。


小七脱离羊角寨之后来到后面的一处高岩等待,从这里看到羊角寨已经处于一片火海之中。

虽然出来之前没有跟李承恩约好在哪里碰头,但这个地方隐蔽性和视野都好,小七相信李承恩在羊角寨时也有留意到才对。

不过等了许久还不见李承恩来……小七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这李大熊不会笨手笨脚地叫人给逮了吧?

正想回头去找他,这时就见着李承恩灰头土脸地爬上山坡来,假胡子不知道是被烧了还是自己撕的,已经没了一大半,手臂上划出很长一道口子,还在汩汩向外流血。


“怎么搞成这副样子?”

小七蹙起眉尖,李承恩身手也不差,按说不至于把自己搞得那么狼狈。

李承恩却是轻松地笑笑:“演戏要演全套,装模作样我也总得帮忙打两下吧。”

“笨。”

这就是小七对他这番行为的评价,然后就撕了袖子帮他把手臂上的伤包扎起来。

“那些放火的人是谁啊……”

虽然能给南诏军添些麻烦也是好事,可也差点害得他们两人被困在羊角寨——她可是最讨厌被人打乱计划,破坏了她不声不响、全身而退的完美设想。

李承恩见小七不高兴地撅起嘴,不觉就笑了:

“应该是来找我的。”


——啥?敢情这李承恩是自个儿偷跑出来的啊!

一时兴起化妆混进南诏军营玩,害得部下漫山遍野地找——这是身为统帅的人应该有的作为吗!

“呵呵,”小七嘲讽地扬起了嘴角:“统领大人您也真是任性得可以。”

“是吗?大概,是跟你学的吧。”

李承恩觉得小七那时跟自己说的话颇有道理:她不属于任何组织、任何地方,她便是她,不需要听从他的号令。军人服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或者,是他担任天策府主的时间太长,已经习惯于命令与服从,从未想过还有人不是天然地必须听命于他。从这一点上看,他还是应该感谢小七的……嗯?他忽然发现自己说完刚才那句话后,小七竟好像愣在那里出神,居然没对他反唇相讥。

“怎么了?”

“唔……没什么……”

小七的眼神飘开,手不自觉地往自己脸上摸了一把。

——这融天岭,连晚上都这么热……


崖下的火光渐渐开始黯下去,李承恩问:

“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这里没有,就找下一处呗。”

小七的想法很简单,融天岭上的营寨虽多,但转移必会有痕迹,大部队的移动速度总比不上她单兵的移动速度,只要众掌门还在这融天岭,总能让她追寻得到。就算她一人之力救不得所有人,但由她盯梢再通知李承恩带轩辕社人马前来,才是最有效率的做法。

不料李承恩闻言,却摇了摇头:

“搜寻范围太大,你这样漫无目的地找,是找不着的。”

慢说融天岭面积广袤,万一南诏军发现自己被紧逼追踪,干脆化整为零,将掳去的中原武林人士分散囚禁在各种不知名的山沟沟,跟轩辕社打起游击,那便是这辈子都很难寻到了。


“哦?”小七挑起了眉毛:“那依你之见?”

“要险,”李承恩说:“兵行险着。”

评论
热度(13)

© 白云山包子店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