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喝喝看看戏,逛逛拍拍不亦乐乎

【粤剧】观剧碎碎念(5)一把存忠剑

(5)

《一把存忠剑》

此剧之前只是看过简介,《斩经堂》一段是看过许多不同版本了,全剧倒是第一次看,看的是欧凯明郭凤女主演,比较早期黎骏声都还在红豆团时的版本,应该可以说是这个本子最好的版本之一了。这里必须得强调一下“这个本子”。《吴汉杀妻》本是徽剧,周信芳大师改成经典的京剧《斩经堂》,其他剧种也有各种改编版。粤剧有两版,都叫《一把存忠剑》,早年是新马师曾的名剧之一,那版主要改编自徽剧,新马师曾兼学京剧,据闻在《斩经堂》一折时大唱京腔,名噪一时。而我现在看的这版是陈自强编剧,剧情方面融合了各剧种的版本(看起来应该是参考潮剧版更多),情节更紧凑更有冲突,情感正面而自然,基本没什么槽点,算是难得一部陈自强改编得比较好的戏,当然唱词除了《斩经堂》的部分依然比较呵呵……

碟子内的剧名写的是《血溅存忠剑》,前面还加了“新编粤剧”这个定语……嗯……我觉得这部虽然确有改编,但似乎还不至于归入新编的行列,因为传统程式还是保留得相当多,尤其在《斩经堂》一段,演得好真个是程式与演技、情绪的完美结合,演得不好……就妥妥的自由体操=L=没看全剧之前,我一向觉得《斩经堂》这折子戏好看是好看,但其中传达的感情和意识太反人类(?),老妈明知仇家是谁,还苦心把蒙在鼓里的儿子养大送到仇人身边、娶了仇人的女儿,之后才把真相告诉儿子,以死相逼儿子杀掉妻子去造反,之后自己也自杀了……总觉得很囧然,儿子和媳妇都很倒霉,一生都被老妈的奇怪执念断送了。看过全剧,才发现一切解释得其实还比较顺当合理。吴国柱是个老将军,王莽篡汉时在朝堂上为护少帝被王莽一剑刺死(这里欧凯明还挂须演老生吴国柱,挺棒的),临终时拜托好友马成照顾他的妻子和幼子,于是马成把吴夫人认作妹妹,把吴改姓伍,表面上当王莽走狗每天阿谀奉承,实际上忍辱负重保护着吴家母子和汉朝玉玺,期待有朝一日光复汉室。不过这当中有个不知道该不该算是漏洞的地方,一开始的序幕其实很短,吴国柱从行刺到被杀死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更遑论跟马成交待那么长的遗言,又是要吴夫人隐姓埋名又是要儿子长大后报仇雪恨啥的,吴国柱如此义烈,不太能想象他临终还会为儿子安排后路,但既安排后路,又决定他的将来,总觉得略不合理;再说这样临时安排来得及吗?王莽不会起疑心追捕?非要解释的话,大概是吴国柱上殿之前就跟马成交待好,马成为他铺好后路。以吴国柱的年纪,吴汉其时都还在襁褓中,老来得子,自然分外爱惜,私心之下不愿他随自己受戮也在情理之中。至于后面要吴汉长大成人报仇雪恨,没准,就是马成自己的意思了,毕竟吴国柱所有的遗言都由他转达,我一直觉得用仇恨来培养下一代是颇为残忍的一件事,但这又跟陆文龙的故事不同……详细的我在《双枪陆文龙》的观后里写过了,这里不冗述。

尽管有着这样的前提,十八年来生活在仇恨中的其实只有马成和吴夫人,吴汉并没有被灌输具体的仇恨意识——他只知道自家有个仇人,知道自己有朝一日要报仇,吴夫人定下严厉的家规,每年丈夫的忌日便要儿子一起祭剑,以示不忘仇恨,但吴汉一直都不知道这个仇人是谁,所以他依然能成长为一个正常正直、内心光明的好青年,也因此能吸引到同样心地光明的兰英公主。狩猎解围这场尤其地青春明朗,两个有智慧有勇气又健康向上的年轻男女,因为一次突发事件而彼此赏识倾心,本来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可惜上一代的恩怨太深,注定要悲剧。以前我看折子戏《斩经堂》,总认为王莽是要笼络年轻才俊才把公主赐婚,两人的感情并不深,吴汉是因为发现公主学婆婆诵经、感动于公主的贤惠才难以下手……但现在发现不是的,他俩有感情基础,并非政治婚姻。之所以会有这种错觉,是因为折子戏《斩经堂》每次吴汉提剑刚出场——包括欧凯明自己演的时候也是这样——都是含悲带愤杀气腾腾的,之后与公主对答也口气生硬,摆出丈夫的架子,仿佛王莽杀了他爹,那连带公主在内的王莽全家就是对吴家不住;反倒是公主低眉顺目,对他处处顺从。这也是我当初不大喜欢《斩经堂》的原因之一,因为觉得很直男癌,凭什么王兰英为了这种人这样的事情非死不可?但现在我看的全剧版里却不是这样,吴汉提剑到经堂找公主,一路都很小心翼翼,动作不大,跟公主对话也温和有礼,所以在有句话控制不住说重了的时候才尤其明显地被公主察觉。这样的吴汉,我能更深感受到他的挣扎。他没有被仇恨所蒙蔽,是他心里的光明正义让他知道自己应该站在哪一边,反新朝、杀王莽……这些都没有问题,但杀王兰英,却不是什么必然肯定的事情。王兰英在王莽建立新朝后出生,那些罪恶她并无参与,她是无辜的,而且吴汉心知她有多好。但吴汉却不得不杀她,非杀不可,因为吴夫人说,三更不杀王兰英,五更她就自杀。杀王兰英违背他的心愿,也违背正义,然而他不得不这么做——这是一种绝境,人在某些时候必须做的抉择,是不得不违背良心和道德的,就像最近看《天涯明月刀》卓玉贞逼傅红雪当她的丈夫一样,跟个人能力与道德水平无关,越是善良正直的人,在这种环境下越是退无可退。吴汉所面临的就是这样一种绝境,唱词里虽然说“叹英雄气短,悲儿女情长”,很多人也不喜欢英雄谈恋爱,觉得百炼钢化绕指柔是降格了,但看这版《斩经堂》的吴汉,我会想起鲁迅先生那句“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为无辜的王兰英将要遭受的一切而感到肝肠寸断的吴汉,我仍然能感觉到他的铮铮铁骨,并因此还更敬重他,这样的处理都比折子戏版里那些用力过度的吴汉们要好得多。终于看到那个传说中的后趴虎,情绪接得很自然,并不会觉得突兀,倒是这版王兰英最后的结局我不太满意,她是因为在无法解决困难、心情极度困苦想要解脱的情况下自杀的,总觉得形象就偏弱了,也跟但总比新马师曾版里吴夫人因为感佩媳妇大义,于是两人约定共赴黄泉、了却吴汉后顾之忧这种神结局好……起码以现代人眼光我是接受不了这种结局=__=+

吴夫人这个角色我觉得颇有趣,她很反感儿子的这段婚姻,对王莽的仇恨让她连跟公主多说两句话都不肯,平时也毫不掩饰自己对公主的恶感。这样的人能安然不被发现在王莽眼皮底下活十八年也是挺不容易的,如果不是马成保护工作做得太好,那就是吴夫人此前都最大限度地压抑着自己。最后她逼迫儿子杀死公主时已经濒于疯狂,事实上不管儿子有没有杀公主,到了五更她依然会自尽,如果不是精神上的负担到了极限,她怎会不看着儿子真正复仇之后才自杀呢?这其实是这一版有别于其他剧种版本的设计之一,可惜这位吴夫人演得比较刻板。现在基本见不到声哥像这部里那样演一个有不少武场戏的小武角色了……虽然是个小反派,但当真是英气勃发很有朝气的样子,跟现在那副优雅美貌的样子大不同。后娘主要是为了让马家驹出人头地才去盗玉玺,但那又不是她儿子,会这么关心在意平时又如此密切,唯一的解释就是两人平日便有染——这点剧中并没有说,只不过是又一处令人细思恐极的细节罢了。


评论
热度(3)

© 白云山包子店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