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喝喝看看戏,逛逛拍拍不亦乐乎

【粤剧观后】宋王告状

粤剧这部戏来自越剧,越剧原版叫《康王告状》,其后又改为《皇帝与村姑》。后者也有粤剧版,是梁耀安倪惠英的广州粤剧团版,碟我买了,一直没时间认真看;而《宋王告状》则是网上看过康健吴诗的省一团版,那个版本片段不全,顺序也颠颠倒倒,后来也看了陈小汉游船诉情的折子戏,只能说大概剧情是知道的,但一直未曾看得完整。直到这次黎骏声陈韵红带市团班底在文化公园演这一部,我才总算完整仔细地把这部戏看过一遍。应该说我还是相当期待看这部戏,尤其是看过市团数年前重排这部戏的花絮,感觉告状一段黎骏声和孙业鸿的对手戏特别精彩,而且看过康健的采访之后实在是对每一版吃粥那段都充满了兴趣(有兴趣的可以去找来看,他在采访里讲到他如何揣摩这段表演实在是讲得太可爱了XD),所以也很想知道老倌来诠释到底跟年青演员有什么不同。结果最后看的时候贾知县是由张雄平出演,虽有些遗憾,但张雄平发挥也不错,因此还是看得颇津津有味的。


《宋王告状》的故事简单陈述起来颇有传统风味,就是讲一个大脚村姑庄素裙凭借自己的勇气智慧救助了落难被金兵追杀的大宋储君康王,二人颇生出一份患难真情,约定日后以半幅布裙为凭、康王必来报恩。三年后康王登基,着人寻访素裙。结果寻访的钦差曹子彬原是当初追杀康王的通金叛徒,因为怕被素裙认出,于是诬陷素裙下狱、杀害庄母,操纵以贾知县之女贾玉女冒名顶替入宫面圣。康王从贾玉女口中明白真相,以帝王之尊微服乔装测字先生为蒙冤的素裙告状,中间发生一系列曲折,最终惩治了恶人,皆大欢喜收场。说起来很传统,实际演来却颇不传统,首先女主角庄素裙最后就没如普通传统故事一般进宫去当娘娘、享受荣华富贵——当然本身“浙江女子尽封王”的民间故事就是如此,但剧中给出了更为合理且富有意义的解释,并不只是庄素裙品格高尚不贪图富贵那么简单;其次皇帝身为天下权柄的掌握者,并没有一出马就把事情都搞定的总裁风范,相反他其实是把事情搞砸了,到后来虽然也有皇帝微服身份揭露众人惊愕跪成一片山呼万岁的固定场面,但这实际上就与皇帝告状这件事的初衷违背,等于宣告皇帝告状的失败。所以我觉得其实这出戏颇有反讽意味,讽刺者一为皇帝报恩,二为官场体制,而且这两者实为封建社会(或曰封建思想)中难以解决的痼疾,于是那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也隐含着某种苍凉的无奈;假如再结合康王这位皇帝在历史上其后之所作所为,更觉得这结局简直前途无亮……


《宋王告状》的篇幅并不太长,无中休三个小时不到,正常剧目长度。全剧两条线索:报恩与告状,各有各的跌宕起伏、峰回路转,而且两条线索不会互相疏离,彼此起承转合环环相扣,不会有太长的、一个人站定唱个二十分钟的唱段,情节交待节奏颇好,是除了《三看御妹》之外剧情节奏让我看得最舒爽的剧目之一了,但这部包含的信息量和情节复杂程度又比《三看御妹》高得多。情节点安排如何多而不散,这部戏是个颇好的范本。故事开端是“报恩”与“告状”来由,即素裙救康王。素裙会救康王的理由颇简单,一是看脸(嗯,这个看脸的世界)觉得康王应该是个好人,二者看他被金兵追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最起码应该是和她在一国的,所以义不容辞帮之。如果仅是这么仗义一帮,康王最多感佩其智勇,素裙又助人纯属自发自愿并不图报,本不会有后来诸多纠葛,关键处便在于素裙之前往井水里撒谷糠以及后来以为康王被乱石封井砸死所以临井哭悼的一片真情,一个乡下女子,对一个素昧平生的行路人都有这般关心体贴与仗义……这样的纯善热心,对久在番邦为人质、尝遍人情冷暖的康王来讲,是很大的慰藉。按后来贾知县的说法,素裙生得就是相貌平平一村姑的模样,康王对她的相貌不太留心在意,可见真的长得很路人(……)。再说她初见康王时才不到十六岁,确乎也存在未长开的可能性,所以贾玉女面圣时掩饰说自己是因为女大十八变才和当初模样不同,康王也信了,因为有当初一番良好印象,他是很乐意把素裙往美好的方向想象的,于是见到国色天香的贾玉女他都没觉得不妥,只以为是素裙精致打扮后变美了。


要说康王对素裙没有半点真心,那是假的,在当时当下有那么一个少女为自己哭成那样,真的很容易会动心,否则也不会把两人相处的点滴细节记得那么清楚,到后来探监时就把当初素裙对他说过的话几乎一字不差地原话奉还。不得不说如果抛开皇帝身份,这两人成一对真的有萌点,有颇为浪漫的初相识过程,也有可爱的互动细节。后面探监被郑押司撞上,乔装测字先生的康王情急之下冒认是素裙的丈夫,因为之前两人还在为是否要接素裙进宫而争执,这里康王无形中是占了人家姑娘的便宜。康健版的康王比较呆萌一些,演到这里时我更相信他这冒认是无心的;但声哥的康王委实面相风流,这里我就比较相信他是带几分故意了,颇有种先说先赢的无赖感,素裙虽是又羞又气但为了保全他却还是只得对郑押司点头认了,之前明明是凄凄苦苦的气氛,登时就可爱活泼了许多。素裙心里实在也有他,就是少女芳华时偶遇一帅哥于是憧憬之。她在不知他真正身份的那三年里其实一直在盼他回来,不是望他报恩,只望再见他一面罢了。这个人哪怕是个富家公子官宦人家吧,这一对都或有可期;但问题这是皇帝——那很多事情就都变味了,而康王只要想起自己是个皇帝,其思想言行就再不是一个普通人。剧中的康王看待女子的标准就挺有意思的,全看朕的三宫六院里有没有。开始看到素裙为自己哭,就想到孤家六宫妃嫔虽多,都没个有如此至情;后来见贾玉女忠孝两全,又想朕的三宫六院里也找不着这样的人啊!这里姑且勿论黄桑的后宫佳丽是否素质过低让黄桑平日生不如死、以至于在民间每见一个姑娘都觉得好好好……单说这种“这妹子不错——朕家里没有——朕要了”的思维逻辑是不是哪里不太对:敢情皇帝称赞褒奖一名女性的最高并唯一的礼遇就是让你成为朕的女人、完全不管对方是否愿意?事实上还真的是这样。剧中康王乔装测字先生时与知县夫人有过一段交谈,说到男人至高者莫过于当皇帝,女人至高者莫过于当娘娘——在当时的社会价值观中,这就是女性所能追求的最高地位。所以康王从一个皇帝的角度,已经给了素裙他所认为最好的东西来报恩了——还能有比这更大的恩典吗?不会有了,他万分不能理解素裙为什么拒绝接受,更从未想过“人家救你一命、你的报答方式就是占有别人的婚姻和毕生自由”完全是不成等比的交换。如果素裙本身家里穷到揭不开锅,那你接她入宫起码解决了生存和温饱问题,说不定还能算是一种报答;但按剧中来讲素裙家里虽则孤儿寡母,但凭她的勤劳,温饱并不成问题,生活更是自由自在——谁会乐意抛弃这一切跟你到深宫内院关一辈子呢?对于这点,素裙本人是看得极通透的。她对来探监的康王说,“只可当初,不可今日”——当初你是陌路相逢一壮士,壮士还恩,是以情义报之以情义,彼此平等,没有高下之分;今日你是皇帝,皇帝报恩,由来不过女的进宫、男的封官,成为皇帝的附属品——当婚姻、爵禄变成一种恩赐,那一切的感情就都变了质,看似恩深,实则寡情。素裙对姐妹们说,皇帝把你召了进宫,初时情热,待到新鲜过了难保就不会丢到冷宫,孤独终身。到时可还会念及你曾对他的恩情?不会了,对皇帝来说,他接了你入宫就算是完成任务,其后你也不过是他的妃子之一,与后宫三千并无些微差别,更不要说本身出身就低微,诗词歌舞礼仪一概不懂,长得亦不出众,皇帝因为你的单纯动心一时,又维持得了多久呢?所以素裙内心很清楚天子薄幸,在知道康王身份前她天天期盼,知道之后便串同姐妹们每家都叉起围裙作大旗,拒不坦承身份进宫去了。这与柳毅拒婚又不同,非是觉得应承婚姻便显得自己当初的相助动机不纯,有损道义,单纯就是一个女子没有被“娘娘”的名位诱惑蒙蔽,对自己的未来处境有清醒认知罢了。


作为皇帝,明明应该是个如开了挂一般的逆天光环主角,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但康王在这个故事中却异常地憋屈尴尬。开场被追杀,喝口水被人撒谷糠,吃碗芋头粥还噎着——好吧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想报恩,手下找个人来冒名顶替、差点把他恩人全家灭门不说,他亲自派去的钦差竟是当初追杀他的那一个;他想为恩人伸冤,写了状纸去告状,先是害得恩人老母被杀,其后自己跑去击鼓,还没开口陈述、差点就因为“乱了知府大人的寿堂”而被杖毙在堂上;满拟着自己有人证指认主谋,结果人证贾玉女为了父亲活命当堂翻供;无奈之下最后用皇帝威权摆平一切,但拿出凤冠霞帔龙凤花轿来迎,封赠护国娘娘,素裙就是不肯跟他回宫——这不啻就是一场黑色幽默:空有皇帝身份,也不蠢钝昏庸(扮测字先生一段把贾知县耍得一愣一愣的),康王事实上却什么都没做成。最讽刺的莫过于告状一场。此前郑押司问他,你可有权、你可有势、你可在朝中有亲?都没有的话你这官司就输定了。但康王偏不信,他掷地有声地说“我乃堂堂……平民百姓!”就算无权无势无亲附,他相信自己有理走遍天下,誓要用测字先生的身份为素裙一家讨个公道,同时也要证明自己治下的法律制度是完备可行,回击素裙说他养了一班贪官污吏、昏聩无明的言辞。他安排好忠耿的老尚书徐直为他在堂前打掩护,又派殿前将军韩林带贾玉女来当人证,更兼有他之前当测字先生在贾知县那边套到的口供,自问准备万全,结果却是亲身体验了一把何谓官场黑暗、平民百姓有苦难诉。他要打破官官相卫,但他自己在公堂上全靠徐直一路护着他;他要铲除官员特权,但他到最后也不过凭着皇帝权力把他认为的几个坏蛋给办了,根本也不是走正常程序——毋宁说正常程序也根本得不到公正的结果。所以康王跟郑押司的打赌输得彻底,输得无奈,最后践行承诺,把一座明州府交给郑押司打理。然而换一个郑押司,明州府的吏治就能变好?明州府只是官场的一个缩影,摆在康王面前的实是数百个明州府,成千上万个曹子彬、贾知县和周知府。素裙为勉励他立志,说哪天抗金收复中原地保得国泰与民安,我再到皇上身边当一个大脚宫娥,算是剧终之时挽回一些正能量——但实际上,哪有这么简单呢……


三个版本的康王与素裙,安哥和声哥的都是市团版,基本编排和表演都是一路继承下来,包括细节的感情处理和表演小动作基本都是一样的,康王的戏份我最爱看开头吃粥、中间探监被甩巴掌以及最后素裙拒绝封赠要求花轿留在民间时康王表达内心挣扎的那一个背场,安哥和声哥演来风味各异。安哥开头的落难特别有虎落平阳的感觉。到了吃粥一节,声哥是特别猴急,真个就是肚子饿起来什么形象都不顾了;安哥把碗吃空之后显得特别不舍,一脸“啥这就吃完啦”,然后就非常珍惜地把筷子舔了,舔完筷子还不够,再把碗底上上下下舔几遍。康健的版本则特别斯文,被芋头噎到也没两位前辈那般睁眉突眼,回头想舔筷子,还颇不好意思地先瞧一眼素裙,好似得到允许的眼神了就快速地一背转身,把碗底都舔了,这才拍拍肚皮站起,以示吃饱了——我想说康王您半碗芋头稀粥就抵三天饿,这饭量也忒小了吧?康健的康王说是教养良好的小少爷我信,但要说是天潢贵胄到底缺几分帝王相。中间探监被打,声哥和安哥都把那种帝王之尊忽然受辱的错愕不甘和愤怒表现得很好,安哥还特别演出那种“我爹妈都没打过我,你居然敢!”的骄纵气来(这种感觉声哥倒不用特意演因为他脸就长这样),但康健基本就只看得出嘤嘤嘤和委屈,摸着被打的脸都快哭了——然则你如果只是委屈又怎能跟接下来差点想要还手打素裙的情节联系起来啦!这中间逻辑不顺好吗!总的来说康健的版本相对缺乏细节,关于这个角色的塑造以及人物到了特定环境中有个怎样的心理变化过程也没有太明晰的认识,所以他的表演、动作与人物感情是互相分离的。尾声处康王的那一个背场,本是要表达他的内心冲突,到底是顺从自己的心意强纳素裙回宫,还是顾全大局博一个好名声一段佳话,抑或是尊重素裙的选择、忍看自己的意中人留在乡间……挣扎过后,一声“罢了”,他决定尊重素裙,但内心仍是满满的不舍。可康健这个康王,转身背场才不到两秒就马上说“罢了”,总觉得是为了完成“朕在思考别吵朕”的固定动作而已,对素裙实无特别特殊的感情,这就不太对了。倪惠英的素裙有种明珠蒙尘的清丽感,让人觉得只要好好打扮肯定是个天姿国色,所以康王会认错贾玉女在这版里是有事实依据的(而且安哥的康王看上智商较高,对贾玉女也一直抱持疑问的态度就对了),不过这样的素裙气质好是好,却真不大像个盲字不识的大脚村姑。吴诗安静时还好,一到感情激动时总会容易太声嘶力竭,仿佛是个习惯,之前看《林冲》时她演的贞娘也有这个问题。综合起来陈韵红会演得更适合素裙这个角色,既有少女之天真慧黠,在含悲带愤时又有足够的气场,而且真的是村姑而并非哪家的小姐,这点尺度的把握其实真是不容易的。


评论
热度(5)

© 白云山包子店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