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喝喝看看戏,逛逛拍拍不亦乐乎

印象·《船说》·流水账——不是观后的观后

会关注到《船说》是因为元旦新年晚会之后那场铺天盖地的骂声。人都是有逆反心理的,说得那么不堪,以至于让某些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不顾脸面有如泼妇骂街,急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倒勾起我的兴趣了——此即所谓差评营销是也。

当然光凭着这点逆反心理还不足以让我“上船”,因为……“船票”太贵了。这个理由很朴素,也很现实。一部没有名演员、甚至没有专业演员的演出,一部连剧的性质该定为什么都尚且不明的非驴非马,在无法获知表演质量的情况下要花上两三百,演出时长只有不到一小时,总觉得太冒险,不是一笔划算的投资。

最终促使我下定决心的是因为中演网上船票在限量买一送一……人就是那么现实的生物。我问固定戏搭子裤子同学:

“去不去?”

“同去同去~”

——现在我看完了,我知道很多人都等着我的结论……

一句话:可以看,值得看!以买一送一的票价来说!

好了不想被剧透的可以点叉了,想听我吹水的可以继续看下去。

那么,待我从头说起。

《船说》的演出是在一条游船上,船身装修有什么岭南风格之类就不多说了,考虑到船内有大量移动的舞台机关,所以每次能容纳的观众我目测也不能过百。裤子说这船上透出来的灯光很像夜总会……我也觉得像。

  

 游船有一个专门的停泊码头,从apm线海心沙站出来之后大约走个四百米就到,路上都是标明距离的指示牌写着“船说码头”和箭头,不怕找不到。码头对开有个候船大厅,兼营餐厅,如果不嫌一笼干蒸烧卖28块太贵可以在上船前先吃点垫肚子;不吃的话在沙发上干坐也没人赶你,门口前台上有印刷比较精良的戏单可以先行阅览。候船大厅旁边是移动式观光邮局,主要贩售明信片之类的观光文创产品,还展出一件状元坊出品的财神戏服。我和裤子一致认为这里应该顺带贩售粤剧光碟,贴贴爱豆们最近的演出海报,再不然还能卖卖《船说》的原声带,这才叫宣传到位卖安利。否则光只有那堆做工山寨售价奇贵的所谓“粤剧娃娃”,简直都要给祖国的花朵们落下不可磨灭的童年阴影了。

之所以啰嗦这么一堆周边情况,是因为票面上虽然写着“提前半小时到场”,但码头上却是要到6:50pm才开闸上船,演出在7:00pm开始。于是在此之前只能四处瞎逛,以上就是我的瞎逛经历。上船之后观众按预定时选择的舱位被分到四个不同的房间——具体不同在哪我也不知道,我们选的是琼花馆,在楼下,似乎是有房间是需要上楼的。演出过程中会有工作人员引导观众走动进入不同区域观看,琼花馆活动范围全在一楼,每次都是最靠前的视角,喜欢前排的可以考虑选择琼花馆,如果喜欢楼上看全景的可以选择其他舱位。

琼花馆的初始房间是戏台布置,进去时台上有一小哥穿着练功服手拿红髯,时不时变换动作展示一下须功,对面高处则是一倒立的哥们,大约是在模拟练功的场景。观众可以在戏台和两层的高台之间的区域活动,自由变换视角。戏台上的两行字我一看就很眼熟:江湖河海清波浪,达道逍遥远近游——这不就是《花月影》里面的词嘛~裤子说不记得了,我说我还能唱出来呢,于是真的唱了起来。台上小哥看着我俩囧人依然纹丝不动保持冷峻的面瘫脸,敬业精神令人佩服。

七点整,船舷两侧的布幕拉下,游船启航。随着主持人、也是剧中人物说书人的一声吆喝,四个房间的演出依次开始。演出中人物对白国粤语参半,因为除了最后的纯粤剧表演,其余时间是没有字幕的,所以要用这种方式让绝大部分观众听得懂。需要说明的是,所谓四个房间四个不同的开头,并不是说四个不同的故事。故事开端的场景设置是男主角参加女主A家的堂会,女主A在等待男主上台,女主B是男主的搭档,男主在后台妆身,作为班主的女主C在后台的另一侧观察前面的动静。我们所在的琼花馆是女主C路线(后来发现女主C是三个妹子里最漂亮的一个,我和裤子表示满意),发现前面情况不对就从侧边往前走,我们观众跟着女主C的脚步走到舞台中央,继而目睹一场一男VS三女的撕逼大战……上船之前排队在前面的一位阿姨,在看了眼剧情简介后总结到位:这个一个不想结婚的男人和三个非要嫁他的女人的故事,真是有够狗血的啊——诚然如此,我是想不通这故事就算加上了戏班设定之后到底是有毛积极意义了,而且跟粤剧和岭南文化的关系究竟是???就算剧中不断口号式地强调“我的生命已经献给舞台”、“戏比天大”,但妨碍男主也就是该戏班的正印文武生继续演戏的唯一理由就是他摆不平这段狗血四角恋、觉得无论跟谁都有愧疚,全剧绝大部分时间都在逐个向妹子们忏悔我不能跟你私奔……Are U kidding me?!【划掉】连三个妹子都搞不定的能叫当红文武生吗还有没有常识了【/划掉】最近看惯了爱豆们的花容月貌,再看这男主简直觉得颜值低到令人发指,每次他激情澎湃地望向观众席,我和裤子都忍不住转头看两边的布幕led投影……啊……布幕上的陈振江和陈骏旻真是要好看很多……而且男主的台词功力也矬,每次一出声我就开始挠身边的裤子同学,如果我有练九阴白骨爪,一场下来我能把她的胳膊戳出窟窿来。

其实这部剧让观众跟随演员视角参与到故事中的讲述方式很有趣——有个专有名词叫“沉浸式”——奈何剧本太SHI。不过剧情讲述时间只得半小时,中间还要穿插大量高科技舞台特效与舞蹈的结合,注定这故事只能是一个概念性陈述,无法完整,遑论深刻。这般映衬之下,大量舞蹈和唱段中运用的粤剧元素就显得太美了。群演有好些功底不错,须功扎架有板有眼,那段配合水波特效和气氛音乐的水袖群舞我能打八十分以上,在这种观赏距离之下,有多少功力真是一目了然,藏不住的。演唱部分都是录音。男女主的对唱基本是国语流行歌风格,主题曲有一小段粤曲是用粤语,听出来是嘉宜的声音。另外还有一段粤剧唱段是端姐唱的,在这种封闭小环境中音效尤佳,声音一出来时我和裤子都被镇住了,每个毛孔都美到炸裂!太棒了!当然唱的什么我已忘记,反正也不重要(。)

故事的最后是四个房间的观众都聚集到一块,这时终于有座位了。戏台升起,男主大约已成了班主,上台来向观众介绍,为了纪念他和那三个女孩子的故事(why?!)所以他特意把自己的名作《月圆花好》改编,取名《新月圆花好》,由他的后辈青年演员出演。接下来就是大约十分钟的粤剧表演,唱段部分依然是对口型,花旦应该是嘉宜配音,小生是康健。戏单上说还有丁凡院长,但我听下来大概只有一段几秒的男声合唱里有他……这段故事很简单但比之前那三十分钟像话多了,就是讲一柳姓书生和妻子分别上京赴考,得中状元招为驸马,书生固辞,道家有糟糠,皇帝悯其真情就放他回乡成婚、夫妻双双共拜堂。这情节有多少剧目的既视感就不说了,也不说这俩本来就是夫妻怎么回来之后还得拜堂……单说这段故事到底是和之前的狗血四角恋有什么关系呢?我是百思不得其姐夫。裤子提示说,也许老婆象征三个女主三位一体,当初辜负了,现在一并娶了就月圆花好。我说才不是呢,老婆应该是男主一辈子都放不下的粤剧,那个还未谋面就被十动然拒的公主才是三个女主的三位一体。不过不管是哪个解释都好牵强,都是男主颜值太低的错,一点代入感都没有,哼唧。我有理由相信这一切都是导演的阴谋,为的就是用业余通俗映衬出粤剧的美好美好太美好,真是好大一盘棋——当然看完这场演出后有多少人会对粤剧感兴趣,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最后的最后是演员们穿各行当戏服亮相,结束,主持人宣布可以找演员合照留念或者船上自由逛看看珠江夜景——这时我才意识到,船原来是一直往前走的,大概又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才终于靠岸。


关于《船说》本身的repo就写到这里,以下是一些其他事情,却是整个晚上最触动我的地方。

演出时我和裤子就有留意到,演柳生的那个小哥不论身段做手步法都很规范,尤其是用眼,和其他人都绝不一样,一看就是专业出身。坦白说,全场也就看他最舒服了。场后找他合影,问了他的名字,和我之前有印象的一个青年演员相符(平时看戏只要演员表上有的,一般我都会记住)。再问你是不是在红豆的,答曰是,不过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现在已经来了这里。我和裤子慨叹,这样不可惜吗?小哥表情微妙,不可惜啊,我现在不还是在做戏吗。心中一时觉得酸楚,跟小哥说你演得挺好啊,很棒呢。小哥腼腆一笑,说,很差啊,我就是个跑龙套。

我和裤子对看一眼,心头百感交集,就是难以言说的难过。《船说》道“戏比天大”,可是在这四字背后又何止是痴男怨女的感情纠葛?现实远比故事残酷,而且简单粗暴。《船说》故事中的三个女主,一个西关小姐,一个花旦,一个戏班主,她们对男主牵扯,要褫夺他的戏服,或者正代表了三种力量:金钱、美色与权力。当然这远非现实中的全部,但却也从一个角度暗示了粤剧演员,或者说,整个粤剧行业的艰难生存。是什么让他们离开舞台,是什么让他们仍守在舞台上?每个还能坚守的人都很不易,只是作为看客又有几个能明白“坚守”二字的沉重……裤子觉得小哥功底挺不错,在台上也比周边的其他人有神采,说为什么不留下来呢也许磨个五年十年……这话说出来她自己都沉默了,人生没有多少个五年十年,而戏曲这一行又尤其注重年资,功夫都是熬出来的,一点捷径速成都不会有,一年功就是一年功,十年功就是十年功,骗不了自己更骗不了观众。可是就这么放弃了十年功,放弃了“戏比天大”的誓言……纵是旁人,犹觉锥心之痛。

小哥看我俩颇失落,就说你们很喜欢看粤剧吗?我们点头如捣蒜,说是啊,常常看。小哥又是一脸惊诧又微妙的表情,说,为什么啊?

——短短一个多月内是第二次听到这个问题了,上一次是声哥问的。

每次听到这么问时都是一脸懵逼,然后回答说:

“因为好看啊~”

其实就是这么简单,这对于我们这帮看起来比较年轻的观众来讲从来不是个问题。因为好看,有魅力,有吸引力,所以喜欢看——这难道不是不言而喻的吗?问题不在于我们为什么喜欢,而在于他们为什么会问出这个问题。难道他们竟也从心里觉得粤剧不够美好,不足以让年轻观众喜欢吗?不是的,我可以大声回答,就算是《船说》里为数不多的粤剧元素的呈现我都觉得太美了,和其他东西放在一起比较时尤其如此,完全值得更多、更大范围的观众来欣赏、来赞美。我不知道他们是经受过多久的冷遇竟把自信心消磨至此,尽管坚持下来的决心已经足够强大,但在面对突如其来甚至可以说是久违了的热情嘉许时依然显得小心翼翼,这在我与《决战天策府》剧组的大家交流时也有这种感觉,就像一个人的苦旅走多了,忽然有人来唠嗑反而很不适应。不是要溢美之词或者动辄夸上天,有时和老戏迷聊天,他们那种吝于赞美、芝麻绿豆都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态度也令我很震惊,哪怕这部戏他们根本没有花一分钱,却都堂而皇之地以衣食父母自居,一张“是儿子也得骂成孙子”的晚娘脸。当然观众挑剔是好事,官方说辞,有助提高。但提高完了也依然不被当事儿,久而久之,可能自己都不把自己当东西,听到有人说喜欢,都情不自禁要问句“为什么”。

和小哥聊完之后心情很久不能平静,上岸之后被珠江水风吹了好一阵才觉得舒坦些。接着微信上就收到了下月演出排期,按往时还是要问下主演是谁的,但经此一夜,也觉得不必问了。

“下个月底有三场戏,去不去?”

“同去同去~”


评论(3)
热度(9)

© 白云山包子店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