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喝喝看看戏,逛逛拍拍不亦乐乎

【粤剧观后】160521红豆《秦王孟姜》

看《二郎传奇》之前,交个作业。

我对这部戏的心路历程是这样的:

看了剧情介绍,李大师的戏,秦始皇和孟姜女搞在一起,方;

主演还是欧凯明和崔玉梅,脑补不能,很方;

看过欧总的十绣香囊后,听说他居然还要演小生万杞良,大写的方。

——加上听说东莞场首演效果很不怎样,所以我其实是抱着相当低的期待进场的……

(别问我为什么还有勇气买香港场的一等票,大概是依照以往经验,这种阵容,加上还是香港场,绝对是难看不到哪里去,一分钱一分货)

事实证明李大师的戏就是应该放低期待……然后剧情简介写得越惊悚,实际演来真的都还好了,而且会戳中你的某些情怀point,这场我没带粉丝滤镜也没佩戴谁的粉证,都觉得很好看,精神上有爽到,谢幕时手拍到痛了都是发自真心的,因为确实演得很棒。


“好看”是一种十分主观的体验,况且汝之蜜糖我之砒霜,我觉得好看不等于普天之下都会觉得好看;但既然主观,往往也来得直接、纯粹,是一种最直观的感受,不会被功利性因素所影响。因此现在回过头来要陈述《秦王孟姜》这部戏为何“好看”,究竟“好看”在何处,反而是要花费一些思虑的工夫。


首先说场面,《秦王孟姜》的场面比较大,开场秦俑的群舞配上交响配乐气势一流,中间模拟仙境和尾声的宫女舞蹈质量都不错,不过论起震撼感还是不如序幕一段。细究起来这些场面都不能算在传统戏曲的范畴,或者更严谨地说,不属于传统戏曲的精华,因为程式都很缺乏,只是很一般化的歌舞展示,没有戏曲的特色。有些老戏迷会不接受,我个人倒是还好,只要占据的篇幅不会太大,只作为点缀的话,在铺排场面和感染力方面这样的舞蹈和音乐确实更优胜,何况这是有助于发挥年轻演员的编导才华的,让他们得以有锻炼和展现自我的空间,对于表现剧团的整体风貌也有好处。就是序幕那段秦俑舞蹈和千布跟卫兵对打一段既视感十分严重,加上配乐尤其地像……嘛,像什么还是等看到的人自由心证吧,希望只是我想太多(虽然以我刷了那一部十次的经验来看,应该不会是想多)。而除了既视感,我不得不说:葛锐娟的武打真是够难看的……除了这段还有最后的刺杀秦王,秦王竟是直接握住她的剑锋然后合在掌中,看得我也是目瞪口呆这都可以……以至于令我怀疑她平日到底有没有练功。其次是服装,这次的服装是汉风的宽袍大袖,所以舞蹈场面表现力佳,此外白色道装打起翻来意外地好看,尤其这次打得比较齐,感觉就很加分;但舞蹈方面齐整度就有限了,而且看得出来有些人还不太熟跟不上节奏……但总的来说我还是喜欢有水袖的衣服呢,毕竟比较能发挥传统程式的表现价值。再次是音乐,反正李大师的戏大家懂的,必定有怀旧金曲,必定有大家都很熟的唐涤生……但这次头尾两首新曲可圈可点,中间有几首佛乐改的小曲意外合适而且好听,算是不错的收获;秦王上殿那首小曲尤其帅气,霸气侧漏,当时我就只见一向规矩的香港剧场忽然前排齐刷刷举起一片手机,有个阿杯还举着PAD奔到了过道……我知道,一定是因为欧总魅力太大【。但名义上的“秦王开智曲”、实际上的真·主题曲的那首梁祝我是拒绝的……全场共出现三次还是四次,每次音乐一响起我就是一张化石脸,恨不得把头塞进前面的椅背——这特么是什么玩意儿啊!唱词我就不说了简直想全部打马赛克,单说梁祝跟这故事、这人物有一毛钱关系吗!“因为觉得曲调好听就拿来用了”这到底算什么理由坑爹呢这是!


好吧,以上这些都不重要,关系到一部戏核心价值所在的始终还是人物,以及剧情。最近关于看戏稍微算是摸到一点门边儿,愈发觉得把戏的剧情单拎出来讨论是不会看戏的表现,说句编剧也许不爱听的话,戏的中心其实是人,也就是演员或者说“角儿”。同样的戏文不同人来演就会有不同的展现;就算是同一个人演同一部戏,不同时期、不同心境、不同体会,都会有所不同。所以常识逻辑和戏剧逻辑有时并不一定会一致,有些剧情和情节设置用口头或者书面描述会觉得不合情理、不符合常识,但放到剧中,通过演员的诠释,通过细致的感情过渡处理,却又会变得自在圆满、令人信服,这就是戏剧逻辑。本来李大师的戏,剧情真没啥可说的……但《秦王孟姜》这部,以我看过李大师好几部戏的经验来说,剧情竟可以算是相当正经的,狗血极少,连过往总会有的恶俗梗这次都一体全无,重点在于展现平凡人物(孟姜女)的神性一面以及神性人物(秦始皇)的平凡一面——展现得好与不好、成败如何、深度够不够,咱另说——至少有了这几点,就足以让我珍惜了……好歹这正式演出版没有把原来宣传时什么孟姜女神似始皇日思夜想的阿房女这梗加进去,秦始皇也没提收孟姜女为妃,整个格调都高了两层。这部戏如果真要以常识论,那BUG简直多得天连天。首先秦朝就没有椅子(。)其次赵高在始皇还在世时哪里是丞相,李斯倒成了个过场角色不说他是李斯都不知道还有他(当然我觉得这部戏里有没有李斯真不重要,只是空占一个“有名有姓”角色的名头罢了),而且“指鹿为马”发生在秦二世时,师襄子怎能作为一件已发生的事情来奚落赵高?师襄子按历史是鲁国乐官,时代和秦朝差了不知多少,怎么就成了秦朝前代太子的太傅,还说二十年前为了太子跟赵高有政治斗争?徐福作为方士属于阴阳家,怎么就教导始皇用起法家来(所以说李斯果然是龙套)?如此等等,不胜枚举。可是如果接受了这些设定,剧中人物的行为逻辑其实还是颇顺当的,而且很带感。


剧中孟姜女使秦始皇开悟可以说是最重要,同时也是最受争议的一段情节。重要在于这是始皇思想变化的转折点,也关系到全剧的主旨;而争议则在于孟姜作为一个民女,有何资格令始皇“开悟”,更奉她为“神女”,不提逻辑可能性,这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玛丽苏画风就够让人适应不良了。不过实际在剧中,这段情节还是演得比较能逻辑自洽。首先孟姜和万杞良都是名医师襄子的得意门生,师襄子曾在朝廷为官,虽已告老,但心系天下,因此孟姜和万杞良的医者仁心一视同仁的政治观念和师襄子正是一脉相承;而之前秦兵方才押走自己的丈夫,后面遇上一个秦兵打扮的受伤壮士(实际是换衣逃亡的秦始皇),孟姜义不容辞地马上救治,更是体现她心中的平等观念。始皇把孟姜救治他的经过视作一场梦境,而梦境又与徐福为他营造的仙境联系起来,于是他把孟姜视作“神女”其实是有时空限制的,只有在“仙境”中他认为孟姜是神女;到了现实恢复王的身份,始皇知道孟姜的一切现实遭遇,接下来不管是惩治赵高也好,封赠万杞良和孟姜官职也好,都已经是现实世界的处理方式了,和“神女”再无瓜葛。始皇以法家,也就是暴政定天下,但终究要以仁政治国,这是徐福的预见,也是他寄托于始皇身上的政治理想。只是徐福无法化消始皇长期行暴政而产生的戾气,所以他物色到一个良好的诱导始皇的人选,那就是孟姜女;而在遇到孟姜之前,徐福利用始皇渴求长生的欲望,使用致幻镇静的丹药来平缓始皇的情绪——这点剧中其实没有交待,但徐福通过幻境让孟姜得见始皇的手段显然之前就经常使用,始皇对此早已习惯,于是对其间见到的孟姜乃是神女的想法深信不疑。只不过由此一来产生的弊端就是始皇精神困顿少理朝政,赵高自述数年来圣旨都由他撰写就可见一斑。徐福孟姜关于仁政爱民的政治理想归根结底都只能是理想,因为他们两个包括万杞良,真个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理想主义者。剧中秦始皇施行仁政的《十贤令》看似只是毁于千布突如其来的刺杀行动,但想深一层,如果秦始皇真心决意行仁政,何必等到出巡归来,更何必把真正施行推给自己的继任者?连始皇自己都知道,推行仁政的时机尚未成熟,他之前为何要修长城,为何要实行严厉的法治?因为君暴,民亦暴,整个社会历史进程都还没有做好准备迎接一个庞大而统一的封建王朝,光是天真地想依靠自上而下的“仁政”来治理国家,只会出现赵高这样趁虚而入的逐利之徒,以及千布这种六国遗民更轻易进行刺杀行动罢了。


欧凯明饰演秦始皇,确实如之前宣传中所说,纵观目前粤剧界,不作第二人想。他把秦始皇身上王者与霸者的气质结合得非常好,而且剧中造型和宣传定妆有区别,不是贴须,而是挂了满胡黑须,这就有更丰富的程式去展现角色内心,举手投足都是万钧气势,感受真棒。至于由他一人同时饰演的万杞良……坦白说真不适合他( ̄_ ̄|||)但想想红豆团里有这等份量功底又适合的小生可以说是没有,所以硬着头皮“挑战”这个小生角色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崔玉梅本身有凛若冰雪的高洁气质,饰演剧中具有民女与神女双重身份的孟姜女也很合适,哭城一折是全剧亮点之一,可以理解为一个简短的打神,但不知道是否因为连演第三日比较疲累,崔玉梅当晚的状态不是十分好,长水袖的水袖功不太流畅,而且唱段本身难度就高,唱的时候有气息不匀之感,高音过分尖锐,而那几声哭嚎……我是不大习惯这种所谓“感情自然投入”的表演方式,感觉只有难听……彭炽权的师襄子从各种角度证明老人家就是个宝,不管是演员还是角色。你看他言谈举止都那么自然不刻意,却又步步皆是戏,他对孟姜和万杞良的慈爱关怀,对百姓黎民的殷殷挂虑,对国家朝廷的忠诚耿介……短短三场戏,完全能感受到,真是老艺术家的价值所在。师襄子戏份不多,却是承前启后的关键角色,他揭发了赵高的阴谋,又为孟姜安排了一条能吸引始皇注意的道路。不过说到赵高的阴谋,不得不说是整部戏的败笔之一,因为说到底……我就不知道他的阴谋是个啥、图个啥。一开始博浪沙秦始皇遭刺杀失踪,遗留换下的血衣,赵高知道始皇未死,一方面派人寻找始皇,一方面散布刺客只是误中副车的消息,以免朝野震动、中央的威信受影响——这个危急处理我觉得并没有问题,除了过后会被追究安保工作没做好之外,一切的做法都非常正常合理,不存在什么怕被追究的事情。但问题在于,此后赵高就异常执着于维护自己散布的这个虚假消息了,执着到要把手拿虎符圣旨的师襄子打死的地步。可是救了始皇的是孟姜,始皇圣旨里要封赏的是孟姜夫妇,赵高只把传话的师襄子打死是有个毛用,何况他又不是不知道或者没见到孟姜,孟姜马上就进来了……而且赵高隐瞒真相也没有任何意义,始皇就算醒来忘记见过孟姜这回事,难道会连自己曾经受伤都不记得吗?秦始皇一觉醒来掀开被子发现浑身酸痛一身伤痕(。)都不会问为什么的吗!就算真能瞒过,赵高这谎言一不夺权、二不篡位,好好地迎回始皇,好好地继续干活,除了设定他是个反派之外我还真不懂他“反”在哪……最后赵高的处理也极简单粗暴。他听闻徐福带回孟姜就连忙去偷听,本以为赵高会再施什么手段阻拦一下,结果他就听了个孟姜女告御状的现场播报,就被始皇很阿沙力地下狱收监了……所以,赵高的存在也就是剧本需要一个反派这样而已吧,枉费何瑛华这次的花脸表现还颇为出彩。


总体来说是质量颇高的一次观演——当然,如果这种质量不是只在香港才看得到、不是只给大陆观众看“第二次彩排”,我的心情会爽很多。


评论
热度(6)

© 白云山包子店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