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喝喝看看戏,逛逛拍拍不亦乐乎

【粤剧观后】市团广州场首演《封神榜之二郎传奇》

请在以下选项中选出《二郎传奇》的副标题:

A、二黄歌后与小曲天王的拉歌之恋;

B、强行甩锅的一百零八种方式;

C、一个女神经病导致的家破人亡;

D、天雷三千总劈我一个;

E、以上皆是。


——反正,我选E。




本来只打算刷27号晚的一场,后来撑不过好奇心,还是连刷了两天……结果也真的对得住我这份好奇心,整部戏充满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甚至更早)的猎奇趣味,叫作市团虽然已经算是港风最浓郁的大陆剧团,好歹没真的把飞头、大变活人那套再搬上舞台,所以雷确实是雷,但却是一颗爽雷,反正李大师一贯神叨兼之脑洞大爱牵拖,用典铺梗不论古今中外时代背景一锅乱炖,这次本身就是神怪题材,再怎么天马行空都不至于太违和,就我看过这么多部李大师的戏来说(先旨声明我不是李大师的粉……),这部算是第一次给我有“正确打开方式”的感觉。

——不过为什么要正确地打开李大师啊!这话说出来我都想吐槽自己啊!

关于演出质量,作为首演的话我觉得已经可以收货,尽管在熟练度、舞台调度、演员配合等各方面都还有不少问题,但基本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第一天非凡姐姐的武场有些失准,第二天就好多了,那才是她的正常状态),最关键是看得出有认真工作正常上班的态度,不会因为这是一部逻辑狗屁不通的烂戏(。)或者台词真TM难记就敷衍以对随便糊弄,尊重自己尊重观众更是尊重舞台。说到底,能力可以培养,态度决定一切,有没有用心,我相信观众都是可以感受得到的。


这部戏虽名为《二郎传奇》,但实际上和二郎神之间的联系真是轻若鸿毛……不过想想也是的,按照《封神榜》原著,周朝天下未定,杨戬才刚从太2真人……啊呸,是太乙真人门下毕业出山,又何来的神位?更不要说南天门等等都是后来的事情。当然,如果你硬要说杨戬成为二郎神之后就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过去未来随便穿越,所以得以捞到伯邑考的魂魄让他回到过去协助历史发展顺便报仇……也不是不可以,你开心就好啦,只是跟二郎神还是没啥关系啊?!比较贴近这部戏的剧情概括,应该是伯邑考的“王子复仇记”,虽然在这复仇的过程中,他好像、基本、也没、做过什么、就对了……起兵讨伐商朝的是老婆,成功干掉纣王的是弟弟;至于妲己,她是自杀的ˊ_>ˋ 而伯邑考通过卖惨(可能更多的是通过“出卖俊人色相”)换来的二郎神躯体和法力,基本上,用于找老婆【。姬发出兵前,他在找老婆;姬发攻下朝歌登基为武王,他还在找老婆……说好的“助武王伐纣”呢!弟弟你先打着,我找到你嫂子就来——咦?都打完了啊~“我把我的身体托付给你,你却用它和别人在一起”——二郎神的一片真心,真是喂了哮天犬!


就颜值来说,以声哥那张就算演韩琪额头上都凿住“我是陈世美”的脸,伯邑考拿着万人迷女主(无误)的剧本是十分令人信服的。通观全剧,他有个通过远程视频(。)就一见钟情愿意下嫁的老婆蜜儿公主,有贵为皇后却为他犯下“狐生唯二错”的妲己,还有自动献“身”无怨无悔的二郎神,最后谢幕时还风度翩翩、深情款款地牵手了彭纣王(慢着),人生赢家不过如此。当伯邑考被妲己“英俊杀人”的神逻辑天雷连番劈中的时候我是很同情他的,毕竟人生被一个女神经病而且还是个会武功的女神经病缠上还缠到下辈子去是一件异常不幸的事情,可是……当他以另一条恋爱脑的思路转嫁神逻辑天雷连番劈到他弟姬发的时候,我就无比同情姬发了啊!“弟弟,你嫂子一定在等我弹情歌呼应她”、“弟弟,你看漫天的蜜蜂都在帮我找你嫂子”——哥,有病吃药好吗!别因为上了男神的身就变成男神经好吗!懵逼脸的姬发内心如此咆哮着。可惜这个魔幻世界始终不以正常人的逻辑为转移,用爱不但能发电还能开山——不知道是否因为这个原因,多年以后,二郎神也有了把人压在石头山底下的爱好……


其实《二郎传奇》这部是李大师的旧戏了,原名《封神画梦》,三年前由香港那边的剧团来演出,顾名思义是以剧中那卷“通天神画”为线索的(当然我觉得李大师的戏顾名思义并不管用……)。《封神画梦》我没有看过,也不知道和这次市团重排的《二郎传奇》具体差别在哪,就一些剧评观后来看,大体情节区别不大(连剧情简介都是原文COPY的只是少了最后一段),也有LED屏表现吐白兔、斗飞剑,还有魂会一折那只大红大紫甚为艳丽的男鬼。早前的宣传单里还有提到这部戏的改编来源是《玉山藏妲己》,后来就删去这句了,不知道是为了避免引起不好的联想还是咋的……其实正确的名称应该是《肉山藏妲己》,当然,也是一部粤剧,封神榜题材,曾经还拍成两部电影,具体内容可以百度这里不详说,重点来了——这是一部开创花旦穿“泳衣式戏服”上台历史的戏!当然那不是真泳衣,而是珠片戏服,但就是泳衣那款式……诸君可以自行脑补。所以当《二郎传奇》中出现妲己穿吊带装出浴的场面时,我的内心是平静的,因为早有预感,而且相比前辈其实已经算保守很多了;再说非凡姐姐的妲己演得确实传神,当得起“妖媚迷人”四字,而且不只是艳丽妖异,更有一种天真的残忍,狐狸善于迷惑人心,却也不懂人心,对“情”的理解只有最简单的占有,如果从这个角度想,或者就略可解释为何妲己一方面毒辣到要姬昌吃伯邑考的肉,另一方面又痴缠到下辈子都要跟伯邑考在一起;因为视万物如刍狗所以犯下血案条条却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错……当然,偏执也是神经病的一种【。


较之《肉山藏妲己》,《二郎传奇》向《龙虎渡姜公》致敬的成分可能还更高一些。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粤剧受海派京剧影响风行过一阵子的舞台机关彩头戏,《龙虎渡姜公》就是其中的经典作,舞台场面大,机巧百出,主要角色也是纣王妲己姬发等人,连演一年,十分卖座。《二郎传奇》在首演前的各种宣传,主要卖点也是玄幻特技,用词相当浮夸,但实际效果只能“得啖笑”。我不知道多少人是抱着想看特效特技声光电的心去看这部戏的,老实说我对特效真不太care,声光电做得再精妙也不过一时之新鲜,就如同当年《龙虎渡姜公》红足一年靠的肯定也不只有舞台机关和特技——就算当时人们的娱乐生活再匮乏都不至于如此——多少年之后,人们记得的是罗家权的“生纣王”,秦小梨的“活妲己”;至于舞台特技,更新换代久矣。李大师的戏剧情狗带、唱词狗带,但他有一点好:他的戏都很能彰显演员的价值,你有本事、有实力,总会有大把的空间让你出彩,比如这部里非凡姐姐的妲己,还有声哥咪姐那足以绕梁三日的无敌唱功从头唱到尾(颜值就更不用说了,真是宫女小兵都靓过人)。所以有时我都情愿给李大师送钱,胜过看那些一点不吸引的现代新编戏……场后有朋友吐槽这部戏的特效只有五毛钱,不过我觉得吧……这就跟那些极其弱智的“猜猜我是谁”电话诈骗一样,如果骗术不拙劣怎能从广大机智的朝阳区群众中筛出真水鱼?一个道理,不用五毛钱特效怎能体现演员的表演精彩绝伦、值回身价?何况,这特效我觉得起码应该值个一块钱的……说到底任何声光特效都不过是戏曲舞台这席盛宴上的一点配菜,加之可增色,可更诱人,但真没有喧宾夺主成为主菜的必要和价值。有三朵梅花压阵不看,非要关注那个一块钱特效,该说你傻呢?还是傻呢?还是傻呢?


听说还要修改,反正我票已买好,7月新光再见。


评论
热度(5)

© 白云山包子店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