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喝喝看看戏,逛逛拍拍不亦乐乎

【粤剧安利向】食用爱豆的N种方式(5)

今天写两部“传统戏”。

“传统戏”三字要打双引号是因为,虽然目前好似普遍认识这几部已经是传统戏,但如果按某些定义,上世纪50年代之前的才算传统戏(其实我也认同这个观点,近几十年才重新整编的应该说不上“传统”二字,起码得有一定历史渊源才能说“传统”。但现在仿佛不是,只要大部分观众都很熟悉的戏就能冠上“传统戏”,比如任白唐戏宝,其实大多还是偏新式)。不过反正不是研究做论文,姑且从俗吧。

 

《范蠡献西施》



从粉丝心的角度,我很想把这部戏列为爱豆的首本之一,但这部戏经典版本太多,前人名声也太响亮,收归自己名下大概会被很多人喷死。只是爱豆一年到头演得最多的恐怕就是这一部戏,尤其《梦会太湖》,唱过的次数能绕地球三圈(。)堪称“范蠡专业户”。既然能如此受欢迎,自然有他的独到之处。

这部戏原先是由薛觉先开山,也是薛觉先的名作,原名《西施》,现在通行演出的版本是由陈自强黎普泽重新整理过——说是整理,其实跟重写也差不多,起码我对比一下港版原声带(任剑辉主演的),基本就完全是两部戏。我初看《范蠡献西施》时其实有点奇怪,作为男主角,范蠡在全剧中吃瓜的时间未免太长,六场戏中足有两场完全没他;直到后来发现这部戏原名是《西施》,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部戏的唯一主角是西施,范蠡其实只在和西施有对手戏的时候才有戏份。最正统的范蠡大约就是有勇有谋的忠臣义士,对西施虽有情但国家为重;而西施又是个烈女,在吴亡之日投水身亡,于是便成为一出难以弥补的爱情悲剧。

爱豆的范蠡独特在哪里呢?在我看来就是一个“渣”字(喂)本身这也是爱豆的独有气质,一看就特别薄幸但又薄幸得有理有据,常言道长得不美怎么有资格当渣男(。)而抛开外貌这点,爱豆对范蠡的塑造实际上是跳脱出前人正面人物的固定形象,所谓的“渣”其实是进一步丰富人物心理,使人物的情感更真实动人。人类的感情非常复杂,非是简单的忠奸善恶深情寡义所能定义,在范蠡做下每一个决定的时候,无不经历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并非因着“忠”与“善”而理所当然。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别馆盟心”和“梦会太湖”两折,尤以“别馆盟心”最能体现爱豆诠释人物的深度,我看过许多版本,论细腻丰富真可说无人可出其右(当然有人的风格就是简约洗练、注重力度的,比如安哥,这就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了)。而“梦会太湖”则充分展现了爱豆丰富的做手与水袖功,一举一动皆符合戏曲规范,每一个动作都有其意义及情绪表达,所以爱豆的“梦会太湖”不止好听,而且好看,这也是年轻演员需要努力的方向。月初在文化公园看过陈健超莫燕云的版本,唱腔功架都可以通过自己努力去打磨,惟是这种对戏曲的意识,何谓从心所欲不逾矩,真的只能靠不断的舞台实践领悟得来。

爱豆演这部戏基本是依据B哥陈小汉的版本,而B哥对他的影响确实非常大,不止在唱腔方面,在表演上如何通过声腔去塑造人物、带出人物的感情,不囿于一家一派的限制,从细腻的唱腔到细腻的表演……这都来自于B哥的艺术理念。这方面来说咪姐也一样。所以我最喜欢看爱豆和咪姐的《范蠡献西施》,真是百看不厌,每一次、每一场都会有新发现。这种感受实在是太棒了。

 

《朱弁回朝》



这部戏跟《梦断香销四十年》有颇多相似之处,一样是几乎每个分场都是经典唱段,一样是文辞典雅隽永、曲调韵味悠长,也一样是曲比剧本身有名。这两部戏如果都是爱豆演的版本,那就再多一个相似之处:

挡住脸来听,会觉得情深意重非常多。

——简而言之,就是被脸拖累

不过就剧情来说,朱弁回朝不如梦断来得严密,梦断有了鸾凤分飞和怨笛双吹,到了沈园题壁就尤其能体会两人在尴尬相逢下的凄凉心境,到后来的残夜泣笺和再进沈园都顺理成章。而朱弁回朝,从无那春宵到冷山怀主,忽然就有了寒江伤别,这中间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陆游和唐琬本身就是夫妻爱侣,有一个感情的前提;但朱弁和公主开始时素不相识甚至还是敌对关系,无那春宵之后也不过是谅解,远没到知己相交的程度。后来朱弁在冷山牧马六年,期间基本再没见过公主,就算公主这六年间对朱弁确实多方照顾,更救他回国,恩义深重……但一个“爱”字,却又从何说起呢?

不过可能朱弁回朝的美感也在于此吧,朦朦胧胧,能心感应之,又不宣之于口,有一种粤剧中少有的“文”气(这也跟陈笑风的气质很相契,文质彬彬斯文典雅)。粤剧谈恋爱向来直接,再是发乎情止乎礼,比若《柳毅传书》,都有洞庭十送这般龙女向柳毅表达爱意的段落。而朱弁回朝却含蓄得多,不到寒江伤别,不知情深如许。承受了这么一份无以回应的深情,也怪不得朱弁要说“心都碎尽了”。朱弁回朝的“文”还体现在用典很多,几乎每句都有出典,但用得都颇妙。比如荆棘铜驼,还有人间铁,翻过资料之后就觉得实在精到。寒江伤别和招魂都特别好听,哪怕用典那么多吧,听下来也不会妨碍理解感情抒发,不像现在有些曲,你非得死盯着字幕板才知道说的是啥,因为那些曲首先旋律就欠起伏,想说单用唱词的文采感动人其实是远远不够的——不然我为啥不直接买歌词本看,而是要听曲呢?

爱豆演朱弁是以官生来演的,就算在招魂里已是白衣身份,演出来还是跟普通的书生秀士不同,这也是爱豆的功力细致之处。但就算爱豆的官生一向官威十足,一看就是个靠谱的实干派,扛不住这部戏里的朱弁实在没卵用……所有的复仇大计、盗取金国军事分布图、组织民间义兵、劫走金国太子当人质交换朱弁……如此种种都是公主一手包办,朱弁也就承担一个回宋朝搬兵请战的任务都做不好被革了职。当然这事也不好怪他,都是宋高宗的锅(参看深宫假凤……嗯,反正他也演过宋高宗,这叫自相残杀自承因果)。如果按史记载,朱弁在金国时其实年纪已不小,而且为了交换其他宋朝官员回国,自己自动多留了好些年,等到后来终于回国,不久就病逝了。朱弁回朝经过改编,给了他一段爱情故事,最后更使有情人得以相守,对照历史,也是戏曲舞台的一点温柔处。

PS:我总觉得爱豆唱抒情的风腔曲子天然合适,他的招魂初听就觉十分舒服熨帖,再听听其他人的版本,更能感觉爱豆在曲子处理上的感情深挚,又很干净。非常爱听这段啊!

评论
热度(3)

© 白云山包子店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