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喝喝看看戏,逛逛拍拍不亦乐乎

【看戏随笔】未妨惆怅是清狂——关于《风尘知己未了情》的续感

一年多差不多两年前,我写过关于这部戏的观后(地址:【粤剧观后】风尘知己未了情),也由此真正掉进粤剧的大坑。日前终于有机会看到这部戏的现场版,同样是陈韵红和黎骏声主演,广州粤剧团演出的版本,虽然由于此剧久疏排演,加上春班连续半个多月以来的劳累,现场效果并不尽如人意;而且这样一部比较需要静心欣赏的文人戏,放在春班下乡这种喧闹嘈吵的环境里也颇有客观的观赏障碍——但排除这些障碍专注于戏中,本身就是一桩修行,于演员是,于有心看戏的观众同样也是。于是在尽最大可能潜心观赏过后,感觉还是有些新想法,以及上一篇中的未尽之言,值得再次书记一笔。


《风尘知己未了情》是一部文人戏,极富儒家式士大夫的情怀。初看时我以为朱熹、魏仁等人代表迂阔儒士、空谈误国的一派,而唐仲友、谢元卿等代表的则是与民和睦的实干型官僚。但这次再看,感觉唐仲友才是儒家理想的凝聚,除了“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观念,还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个人理想和修养,同样在唐仲友这个角色上有所体现。其实单以儒家思想是无法治国的,因为儒家对社会的理解偏向简单化,相信人性本善,认为官员只要坚持“民本”的思想,从民众的利益出发为他们设想,而自身保持较高的道德标准,自然就可以国泰民安——“父母官”的称谓就是一个代表,哪怕官员与百姓没有任何血源关系,也提倡爱民如子,就算有违规章制度,都要以“民”的利益为优先,否则如果产生民众暴乱,都是官员的责任。当一个人的爹妈尚且不易,何况是要当千千万万人的爹妈?这种理想化,说句难听的,便是想当然了。


一个最典型的事件就是唐仲友开仓放粮。台州旱灾严重,按照剧中设定,开官仓放粮需要有圣旨开通权限,这也是符合规矩的,毕竟官粮是国家的根基,是朝廷的紧急储备,在南宋紧张的军事形势下,官粮更不能轻易民用,何况开仓赈济是个无底洞,粮食多大程度能真正落到最需要的人手中而不是最会闹腾的人手中也是个未知数——但这些客观现实因素在剧中都被一笔带过,甚至不曾提及。唐仲友开仓放粮之举得到最大限度的粉饰:饥民不再暴动,台州度过难关,朝廷因为这一后果也不再追究唐仲友的责任。这种以道德与同情替代法治的思维在过往剧目中并不鲜见,比如以李离伏剑为蓝本的《天罡剑传奇》还有《血溅乌纱》,朱熹和唐仲友本来只是理念之争(谢元卿等人是否真能算是乱民,这当中有可争议的地方,客观上如果官府不放粮,谢元卿是认可民众暴动的),但牵扯到一个挟私报怨、道德低下的魏仁,这场论争的性质登时就发生了改变:朱熹和魏仁标榜的是假道德,外表疏狂的唐仲友代表的才是真道德。朝廷确实需要能成为道德标杆的官员,因为具有高尚道德的官员更易赢得民心,比如海瑞;但真正能为国家建立秩序、保证社会长治久安的贤臣良才,往往能把法治放在道德之前,坚持程序正义,比如张居正。正像有人评价的时候说,海刚峰是疾风劲草,却非栋梁之材。你能敬佩他的道德人品,却别相信他真能做出大事来。不过声哥的唐仲友另有一种魅力,明明演着海瑞般的道德高尚者,偏偏散发着张居正的气质,心中自然还是想着为民请命,手段可能就不一定很光明正大。就比如说公堂一场,他的唐仲友之所以能压过堂上的朱熹和魏仁,靠的不是以理服人,反而正是那种“你丫能把老子怎么样”的强横气势使他帅得无以复加。或者正是这点道德上的“不纯粹”,才恰好消解了剧中蕴含的过分理想化倾向。


 因此《风尘知己未了情》到底是比《天罡剑传奇》和《血溅乌纱》要清新可喜,毕竟不管结局如何,这依然是一部生旦戏,有着一条感情线。敢于反抗现实、敢于无视条条框框的人可称之为“狂”,从这个角度来说,唐仲友和严蕊都是不折不扣的“狂人”。唐仲友身为权贵,敢与死囚结交(谢元卿),敢与营妓结交(严蕊),在他心中,人没有身份分成的三六九等,只有才人与饭桶的区别。面对美貌的严蕊,如果不是侍从玉虎说她才情出众精通琴棋书画,唐仲友对她甚至连一眼都不会多看。严蕊沦落风尘,面对寻欢买笑的王孙公子,爱唱什么就唱什么,自由、独立,是她最大的向往。如果唐仲友不是提出只要文字往还,这位曾经救过她的现任太守,分分钟还要吃上一碗冷冷的闭门羹。崇尚道德、精神自由,是文人士大夫情怀的两个向度。而“知己”,由来是最能打动文人的一个词汇,正如“千树花堆三月雪,一篙水撒九天珠”,再是清高孤傲,始终期盼有人共鸣。只是唐仲友与严蕊的相知,却隐藏着一个莫大的悖论,或者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严蕊和唐仲友入狱终得释放,严蕊说,到底公道在人心;而赵娟身亡,乃至严蕊最后不能和唐仲友结合,却又是因为悠悠众口、众口铄金。他们是跨越礼教身份限制而相知的知己,却又碍于礼教、自始至终不敢越过雷池半步。严蕊不敢挽留唐仲友,更不敢以贱妓之身嫁唐仲友;唐仲友赞赏了严蕊的自重自持,自始至终均以“严姑娘”相称,是尊重,亦是疏离。他俩都蔑视名教,到头来仍然囿于名教;相信世间有公道,而他俩的相交恰恰不容于世间。最后留在观者心中一点淡淡惆怅,莫问归处,可能就是最好的归处吧。



评论
热度(2)

© 白云山包子店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