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喝喝看看戏,逛逛拍拍不亦乐乎

  • 粤韵芬芳——献给地球每个角落喜爱粤剧的人


2018年11月18日,纪录电影《粤韵芬芳》在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首播,距离我和剧组主创的第一次接触、第一通长途电话已经过去一年有余。记得丽丽(《粤韵芬芳》文学编剧)曾问我:


“作为一个粤剧戏迷,你会想看到一部怎样的片子?”


现在,我终于可以说:我想看到的,确实在《粤韵芬芳》里呈现了。


每个观众在观看作品成型之前,并不确切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如果知道,他们大可化身台上的创作者,而不用在台下焦灼地期待着未知。所以当丽丽问我这个问题时,我是比较茫然的,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目前市...

看戏随笔||红莲悲遭劫,白玉叹蒙尘——评陈冠卿一部被忽视的佳作《洛水神仙》

谈及一代编剧家陈冠卿的代表作,通常是《情僧偷到潇湘馆》《碧海狂僧》,被称为“经典中的经典”的《梦断香销四十年》,或者是由他整理润色的《红梅记》《柳毅传书》等剧,却鲜少提及一部首演于1981年、曾获首届广东省“鲁迅文艺奖”的《洛水神仙》(原名《洛神》)。而且和陈冠卿其他传演不衰的名剧不同,这部《洛水神仙》如今基本已经绝迹舞台(尽管它的改编版《洛水情梦》依然流行),留下的只有1983年摄制、由关国华、林小群、白超鸿主演的视频影像,以及旧书店中发黄的油墨印本,不得不说是一桩遗憾。


  • 脱出“才子佳人”窠臼


《洛水神仙》不是一个简单的曹植与甄宓(洛神)的爱情故事,即使放在如今,它...

看戏笔记||粤剧《洛神》的形成、版本、衍变与改良小考

《洛神》是前辈编剧家依据历史传说编撰而成的粤剧原创剧本,其情节设定所据的典籍出处主要有三:

1,梁代《昭明文选》卷十九《洛神赋》(《感鄄赋》)唐代李善注记曰:魏东阿王(曹植),汉末求甄逸女,既不遂。太祖回与五官中郎将(曹丕),植殊不平,昼思夜想,废寝与食。黄初中入朝,帝示植甄后玉镂金带枕,植见之,不觉泣。时已为郭后(郭女王)谗死。帝意亦寻悟,因令太子留宴饮,仍以枕赉植。植还,度轘辕,少许时,将息洛水上,思甄后,忽见女来,自云:我本讬心君王,其心不遂。此枕是我在家时从嫁前与五官中郎将,今与君王。遂用荐枕席,懽情交集,岂常辞能具。为郭后以糠塞口,今被发,羞将此形貌重睹君王尔。言讫,遂不复见所在。...

《决战天策府》现象观察:粤剧距离年轻人市场到底有多远

  • 引言

2018年9月22日,我观看了广东粤剧院出品的粤剧《决战天策府》5.0版——这距离我上次观看该剧完整版,已经过去将近三年。时至今日,我依然记得2014年8月23日,我坐在琶洲展馆的地板上,听着身边八千多个游戏粉丝山呼海啸般的掌声、尖叫、喝彩声,就为台上《决战天策府》的首秀——作为一部粤剧。这样的场面,没有一个粤剧人看了不会心潮澎湃。我也记得当时曾听到一位年轻姑娘用普通话感慨地说:

“粤剧,真好啊……”

那语气中单纯的欣赏与真诚,我记忆犹新。

2015年,我追看了《决战天策府》几乎所有场次的演出;2015年度,《决战天策府》获道略演艺“中国传统戏曲票房”与“中国新创传统戏...

看戏随笔||《大唐胭脂》——吐尽“紫钗”不平事

《大唐胭脂》是香港编剧李居明的早期剧目,原先由香港的粤剧团演出,近日由广州粤剧团重排再演。李居明的戏向来个人风格显著,充满幻想性,非常具有上个世纪“粤语残片”的“港味”。闻说此剧乃是按“紫钗记前传”来编写,我带着好奇走进剧场,意外发现人物情节其实颇有意思,连看数场,竟有点欲罢不能。


通观全剧,“紫钗记前传”不过是个幌子,除了几乎最后才登场的14岁霍小玉,带来霍王所有的紫钗与凤冠,勉强解释了《紫钗记》“节镇宣恩”中霍小玉用以闯府避刑杖的凤冠霞帔的出处(但《紫钗记》有说明紫钗是请工匠打造,不是御赐;《大唐胭脂》却称紫钗凤冠都为御赐,简直有尚方宝剑的效用),全剧不管人物、情节都和《...

【盘点】那些年追过爱豆的戏(10)

*如果说《刘邦》还有一些私心偏爱兼且口味小众的话,《花笺记》就真是从客观上是我近几年来最想卖安利的一部戏了。正式演出的现场(到目前为止)刷过9次半,创排期间就开始跟排练,响排连排彩排一次不落……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部从未成形一路旁观它到正式呈现于舞台的戏,但这并不是我迫切想要卖安利的原因,而是它异常纯粹地使我感受到戏曲的美,以及看戏的快乐——从一部粤剧那里。这可就太难得了,因为它令我在近年粤剧新编戏愈刮愈盛的浮夸烂俗风气中,见到了一股清流。我原本对这部戏的期待并没有超出任何一部新编戏,但某次看到别人发的不到一分钟的排练视频,虽然还只是一个粗坯,但我当下就觉得:好看。三个演员,寥寥几个关目,...

【盘点】那些年追过爱豆的戏(9)

*爱豆演的黄桑基本都有股励精图治的气质,就算演昏君都是面懵心清,最明显是偶尔串场在折子戏演李煜……那是李煜吗?说是赵光义还差不多!反正他的皇帝都有种精明锐气,会犯糊涂,但真欺负不了他。所以我一开始很难想象他会演怂包憋屈之极的光绪,虽然这是师父新马师曾的首本,但说到底也就是曲有名,戏本身演得很不讲究,是很难有什么可资参考处。最后爱豆确实是有演出来怂感,但真的比较缺乏说服力啊,总觉得他憋屈到一定程度就要睿王爷上身“不如就反了!”不过说到底也是剧本的锅,戏本身对光绪欠塑造和挖掘,连珍妃的形象都是流于表面,还不如慈禧和李莲英出彩。但主题曲是真的经典动听,(在感情上)可以为了这首曲原谅其他,不然一出...

看戏随笔||火坑有青莲——《花染状元红》的人文关怀

《花染状元红》是薛觉先的首本,也是诞生于上世纪30年代的一个粤剧原创剧本。林家声曾言乃师“酷爱”此本,数十年来历演不衰。1956年,薛觉先在广州演出《花染状元红》途中突发脑溢血,他坚持演出直至最后向观众谢幕,翌日溘然长逝,就似冥冥中自有天数……


《花染状元红》虽然是个原创剧本,但很多桥段和设定都可以在不少地方找到影子。比如名妓与状元相恋,可见于《焚香记》《紫钗记》;又比如传统戏中总会有的、因为男女双方身份差异而遭到来自家庭的阻拦;更比如双生双旦两对情侣,因缘际会原来是两对兄妹,于是亲上加亲分外圆满,这又与《凤阁恩仇未了情》等传统戏相同。旧时剧本往往都是一些“熟口熟面”桥段的杂糅...

《花笺》脉脉,四百年的青春依旧鲜活

戏曲是根植于中国传统的一大艺术门类,作为广州本土最受欢迎的戏曲种类——粤剧,必然占据本届广州艺术节的一席之地。5月14-15日,由广州粤剧院承担创作,两位粤剧艺术名家黎骏声、苏春梅担纲主演的粤剧《花笺记》登陆广州大剧院;6月,该剧排演出青春版,由年轻的梅花奖得主吴非凡以及优秀青年文武生李伟骢,以及广州粤剧团一众青年演员联袂上演。这部今年1月才首演的剧目是毫无疑问的“新戏”,而其改编所依据的原作却已在民间脉脉流传了四百年。


  • “青春”的经典

《花笺记》是诞生于明末的广东长篇木鱼歌名作,属于弹词,有“第八才子书”之誉。尽管如今已经鲜为人知,但当年却广泛流行于闺阁,是粤调说唱文学的经...

【盘点】那些年追过爱豆的戏(8)


*爱豆演得最多的戏之一,自称里面那段二黄唱过上万次。这部戏原名《西施》,是薛觉先的首本名剧之一。其实作为“万能泰斗”,薛觉先很多名剧他都还兼演过女主角,《西施》一剧留下来的剧照也是薛觉先饰演西施(记得好像是《女儿香》,薛觉先演过里面几乎全部角色),所以传承经典致敬传统,我们的文武生是不是都该去挑战一下女主角才算是完整继承薛派优良传统呢?爱豆虽然没有演过西施,但他所演的范大夫的颜值碾压全场,甚至碾压他所有演过的其他角色。这其实是一件很可奇怪的事情,毕竟人脸轮廓在一段时期内相对固定,小生妆画起来也大差不差,但爱豆只要演范蠡就是超乎寻常的好看(还必须是长剧,有时折子戏因为各种原因,不一定有那么细致)...

© 白云山包子店长 | Powered by LOFTER